三海旅行记

韩剧 国语对白 无字幕 2011

主演:李凯年 冯乔 保罗西蒙

导演:蓝又时

CKPlayer在线播放

剧情介绍

三海旅行记由品丝论足独家发布,剧情讲述了11.我与小婶儿的默契 一夜无话,旅行转天早上,旅行刚刚起床的我扒开小裤衩,摸了摸我的小JJ,嘿,果然一点不疼了,看来我的恢复能力堪比吸血鬼了啊,我异常高兴。 傍晚下学回家,我竟然看到小婶儿早回来了,看小婶儿侧躺在沙发看杂志,她竟然没换衣服,还穿着上班的衬衣和西裤,脚下的丝袜也没脱,竟然还是一双灰色的短丝袜,不是还是那双吧?看到这我又犯贱了,心里砰砰的跳,于是我向着小婶儿打招呼:“哈喽啊,婶儿,你回来这么早啊。” “恩,单位没事儿,我就早下班回来了。”小婶儿看也没看我,随口回答道。 我见小婶儿专心看杂志,于是在欲望的驱使下,我飞快的放下书包,然后脱得只剩一条小内裤,做贼一样缓缓的靠近沙发,当走到小婶儿灰丝袜脚前的时候,我的心跳更快了,但是猛然间闻到一股股臭味从小婶儿的脚丫上传来,异常强烈,但是我没有在意,然后慢慢的把小JJ缓缓的从小内裤里掏出来,俯下身,扒开包皮,轻轻的把它gui头往小婶儿的灰丝袜脚丫上蹭,一阵阵丝滑温热的快感传来,弄得我差点腿软。 就在这时,小婶儿扔掉手上的杂志,猛然坐起,看着我用小JJ蹭着她的灰丝脚,阴沉的说道:“爽么?” 我下意识的回答道:“婶儿,很爽的,来给我弄吧。”于是我赶快脱掉小裤衩,摆好姿势,张开腿坐在小婶儿脚前。 小婶儿咬了咬牙,从嘴里挤出一句:“好!”说完抬起左脚,直接一脚就狠狠的踩住了我的裆部,把小JJ和小蛋蛋又踩在了一起,让我无法移动,接着又高抬右脚,同样狠狠的踩在了我的脸上。利落的做完以上动作,小婶儿装作恶狠狠的说道:“哼,你个死孩子,小婶儿我就等这时候呢,怎么样?我的脚丫香么?哼,我穿的这双丝袜还是前天那双,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我特意今天又穿了一天,臭死你,让你喜欢我的脚丫!婶儿的脚丫这么臭你还喜欢吗?恩?我非得把你这臭毛病给治好了。”小婶儿说完,加重了踩着我脸的臭灰丝脚的力度。 我的脸被小婶儿温热的脚丫覆盖着,灰丝袜上散发的阵阵汗臭味让我有点恶心想吐,就想挣脱小婶儿的双脚,但是又一想到这是疼爱我的小婶儿的臭丝袜脚,是那双令我第一次体会到射精美妙感觉的丝袜脚,不知怎么的,我心里忽然间感觉小婶儿灰丝脚散发的阵阵汗臭竟然是那么让人喜爱,那么让人着迷,于是我伸出了舌头舔了几下小婶儿的臭灰丝脚底,而后我就感觉到嘴里涌入一股咸咸的臭味,但是却意外的让我觉得美味,在我心里,小婶儿的这种脚臭成为了催化剂,同时在小婶儿温暖的左脚的踩踏下,竟然让我下体疯狂的充血,逐渐的变大,顶的小婶儿的灰丝左脚竟然有点踩不住了。 小婶儿琴忽然感觉到侄子阿文的小JJ在她这种侮辱性的踩踏以及脚臭的攻势下竟然渐渐的勃起了,甚至微微的顶起了她的灰丝左脚,于是她又加重了左脚的力度,打算把侄子那不老实小JJ踩下去,可是她失败了。随着小婶儿灰丝左脚的力度加大,她竟然又感觉到脚下侄子的小JJ勃起反抗的力度也在增大,然后又是慢慢的顶起她的脚丫,她心里甚至有种错觉,她踩的不是侄子的小JJ,而是一个弹簧,她本想用左脚继续加力,但是又怕踩伤自己疼爱的侄子,于是她不敢加力了。就在她正有些郁闷的时候,她踩着侄子脸的臭灰丝右脚脚心部位,忽然感觉到一阵酥痒,而在她仔细感觉下,得出的结论竟然是侄子阿文在用舌头舔她的臭灰丝脚丫。顿时,小婶儿琴的心里突然间升起了一种无力感,她本想用脚臭治疗下侄子的臭毛病,因为那味道她自己闻了都是要吐的,心想这样肯定能让侄子讨厌她的脚丫,可没想到结果似乎是起了反作用,侄子似乎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恶心厌恶,而是在这种攻势下得到了更加强烈的快感。 小婶儿看到我的反应,双肩又是垮了下来,收起了双脚,愣愣的坐在我身前,披头散发,臊眉耷目的,看着我不说一句话。 我见小婶儿抽回了双脚,心中就是一阵失落,小婶儿的这种臭脚真让人欲罢不能啊,可突然就停了,这让我情可以堪,于是便准备开口询问。 小婶儿见我就要开口说话,立马就又抬起臭灰丝脚堵住我的嘴,然后顺势把我的头仰面踩在沙发上,而后柔声说道:“阿文!你别说话,我怕你说了什么话之后婶儿会疯的。你就老老实实的闻婶儿的臭脚丫吧,让婶儿静一静,好好考虑下好吗?” 我见小婶儿又把灰丝脚丫踩在我脸上了,心里顿时又高兴了,大胆的伸出舌头舔着小婶儿的臭灰丝脚心,然后又随手抬起小婶儿的另一只臭灰丝脚丫放到我的小JJ上,满足与快感又遍布全身。 小婶儿任由我用舌头和小JJ对她臭脚丫进行‘亵渎’,愣愣的看了一会,便泄气般的躺在了沙发上,一双俏目望着天花板,楞的出神儿,只感觉到侄子的舌头和小JJ在她脚底的运动似乎让她感觉有那么一点舒服。 过了一会,小婶儿问道:“阿文,跟婶儿说实话,你不觉得我今天的脚丫很臭吗?” 我闻言,停下了对小婶儿臭脚丫的舔弄,把臭灰丝脚从我脸上轻轻搬起,回答道:“婶儿啊,说实话啊,开始时候其实觉得真的有点臭,有点恶心,不过呢?我忽然一想到这是小婶儿你的臭脚丫,我就感觉不臭了,还很香,嘿嘿嘿。” 小婶儿听到我的话语,先是一愣,然后忽然间感觉心中郁闷似乎消散了,本来纠结的心情也不知道是被什么力量给解开了,用双臂支起上身,看着侄子阿文卖力的舔着她臭臭的灰丝袜脚丫,脚下不时的传来阵阵酥痒,心中不知道是为什么,竟然感觉到了丝丝愉悦,嘴角勾起了微笑。 小婶儿的心里活动我是不知道的,其实,我只是听到小婶说要治我的什么臭毛病,让我心里忐忑,怕小婶儿又要不给我弄了啊,于是我就想着卖力的讨好一下,舔舔小婶儿的臭脚丫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没想到我竟然会爱上她。 小婶儿心中释然,于是呼了口气对我说:“呼!阿文啊,别舔了,怪臭、怪脏的,多埋汰呀,婶儿去洗洗脚换双丝袜,回来给你弄好不好?” 我搬开踩在脸上的丝袜脚,说道:“不用了,婶儿,这双丝袜就挺好的,你上班一天很累了,我凑合一下就可以了,一会晚上我还给你洗脚哈,对了,婶儿,你能动动另一只脚吗?还有,我今天能射出来吗?”说完我又继续卖力的舔起小婶儿的臭灰丝脚丫。 小婶儿听了我的话,实在是对我又爱又恨,缓缓的揉动起踩着我小JJ另一只臭灰丝脚,柔声回答道:“不行的,阿文,你昨天射出来太多次了,很伤身体的,你现在还在发育,下礼拜再说吧,听婶儿的话好吗?” “唔!”被小婶儿的臭丝袜脚踩着脸,说不出话,只能闷声答应。 约莫过了2分钟,小婶儿在我快要射出来的时候停下了丝袜脚的运动,她见我又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要射精了,有些哭笑不得,但又有些担心,她心中希望这是侄子昨天刚被当婶儿的用脚破处,再加上之后又射了几次的缘故造成的吧,侄子还小,身体还在发育,以后应该会慢慢变好的。她觉得自己作为当婶儿的,有责任也有义务要好好的控制这个无良侄子的射精频率了。 一个美妙的夜晚就这样过去了。而后,每天小婶儿下班回家,我就会脱得只剩小裤衩往她脚丫上贴,而后小婶儿会意了,然后等我摆好姿势,她就会用带着轻微女人脚汗味道的丝袜脚把我的小裤衩扒掉,然后一脚踩在我脸上让我舔,一脚踩着我的小JJ进行揉搓,每当我要被小婶儿的丝袜脚丫踩射的时候,我就会举手示意,小婶儿就会停下揉着我小JJ的脚丫,然后把这只丝袜脚也踩在我脸上,允许我再舔一会儿。不过,让人遗憾的是,小婶儿只允许我每7天才能在她脚下射出来一次。慢慢的,我和小婶儿之间渐渐的形成了一种默契。 就这样,每日傍晚,或者是晚上,在这间100多平米的公寓里,我和小婶儿就会上演这一幕‘和谐’的‘恋足伦理剧’。直到3个月之后的一天。。。 12.都是肚子疼惹的祸 我和小婶儿‘幸福’的在一起生活了2个月了,我的小JJ尝遍了小婶儿各种丝袜脚的味道,并且我的小JJ也在小婶儿的丝袜美脚下茁壮的成长着。 这期间,让小婶儿感觉到欣慰的是,小婶儿对我的射精控制起到了效果,我在她脚下的射精时间终于从2分钟左右延长到了5分钟,为此,小婶儿当日便用丝袜脚丫连续把我揉射2次以示祝贺。 这期间,让我感绝倒欣慰的是,经过小婶儿的特批,我的小JJ在小婶儿脚下的射精次数终于从1周1次增加到了1周2次,为此,我还和小婶儿一起出去大餐了一顿以示庆祝。 和小婶儿生活的这2个月,都是甜蜜与性福,同时也造成了懵懂的我对女人脚丫的迷恋,直到有一天,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这一天是周六,我和小婶儿相约去大娘(爸爸的哥哥的老婆)家做客,我、小婶儿和姐姐(大娘的女儿)关系很不错,姐姐非常喜欢我,但是大娘却不怎么喜欢我,小婶儿告诉过我原因,是因为大娘她生了女儿呢,而我确是长孙,也是我们家唯一的孙子,而我的爷爷和奶奶都是重男轻女的的古板人物,所以他们对我非常喜爱,可是却对姐姐态度一般,进而对大娘也不待见,总是冷眼相对,这让大娘觉得很不公平,从而渐渐的就对我这个长孙形成了些许讨厌的情绪。 尽管大娘讨厌我,但是我其实并不讨厌她。不一会我和小婶儿就来到了大娘家,是大娘开的门,我也是好久没见过她了,于是我定睛看去。大娘应该有40岁了,约莫175的身高,虽然长相一般,但是是个称职的家庭主妇,不胖不瘦,可能是由于经常干家务的缘故,腿比较丰满,显得有力,她上身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女士T恤,而下身穿着一条女士紧身牛仔裤,紧绷的包裹着丰满的有些粗的腿,脚下穿着拖鞋,一双短款黑丝袜套在双脚上,丝袜尖部有些泛黄,咋一看去大娘的这双脚丫应该得有40码,比小婶儿的大了足足4码。 大娘热情的把我们迎进屋,端茶递水闲聊,午饭过后,小婶儿和姐姐表示,她们要去逛街,大概晚上回来吃饭,于是便起身告辞。大爷(爸爸的哥哥、大娘的丈夫)作为老大,经常在爷爷奶奶家伺候老人尽孝,所以也很少回来,这时屋里就剩下我和大娘了。 我无聊的喝着冰可乐上着网,大娘则在收拾屋子,谁知天有不测风云,突然间肚子咕噜噜的一叫,便开始疼了。我赶紧找大娘求药,吃完药后,便开始蹲厕所,但是悲剧的是,在厕所蹲了半天也没见放出半个屁来,于是我把我的情况跟大娘说了,大娘听后,给我分析说:“阿文啊,估计你是着凉了,肚子里有凉气,我去给你找个暖水袋吧。”说完边去翻箱倒柜。 我躺在床上瞎哼哼,不一会,大娘走进屋,却是空着手的,她来到床前,说道:“阿文,暖水袋找不到了,你肚子真的很疼吗?有什么感觉?” 我回答:“就会感觉肚子里有气乱窜,然后会咕噜噜的响,疼痛时有时无。” 大娘闻言点点头,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你这就是肚子里有凉气了,暖水袋也没找到,这样吧大娘给你揉揉吧。”说她完便开始用手缓缓的大力的揉动我的肚子,我感觉似乎有些作用,打了几个隔,好了很多。 谁知大娘用手揉了大概几分钟,便停下了手,柔声跟我说道:“阿文,这揉肚子得用力气才能赶出凉气,大娘用手给你揉累了,用脚给你揉揉行不?” 我一听到大娘的话就是一惊,这。。。虽然大娘40岁了,可是长得还是过得去的,虽然腿有些丰满,不过也不是多么不能令人接受,何况大娘脚上还穿着短的黑丝袜呢,大娘竟然主动提出来了,就让她踩踩肚子吧,试试跟小婶儿踩的感觉有什么区别,要是能踩我的小JJ就好了,可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大娘不喜欢我,估计不可能像小婶儿那样会给我用脚踩小JJ。 我点点头,说道:“恩,那谢谢大娘了,您上床踩吧。” 大娘见我答应,便脱了拖鞋,上了床,大娘走进我身边,顿时一股浓郁的脚臭扑鼻而来,我扭头一看,原来竟然是大娘的那双短黑丝袜脚发出的味道,这味道比小婶儿那成心穿了3天的臭灰丝袜脚的味道还要浓郁。 我忍着大娘的脚臭,看向大娘的黑丝袜脚,黑丝袜脚尖有些泛黄,估计是大娘有点懒,不经常清洗的缘故,脚趾比较粗大也比较长,脚趾甲上涂着黑色的指甲油,在黑丝袜下隐隐若现,整个脚型比较长也比较骨感,没什么肉,但是脚上的青筋却根根暴露,露着狰狞的面容,总之大娘在我面前展现的的黑丝袜脚丫就是给人一种女性的大脚的感觉,跟小婶儿那种纤纤玉足完全不同,感觉上是两个极端。 大娘抬起一只臭黑丝袜脚,缓缓的踩在我的肚子上,用力的揉了一下,顿时一股压迫感传入胃部,使得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咯。 大娘见我打嗝了,看着我一笑说道:“哈哈,阿文,怎么样大娘的脚管用吧,大娘再给你好好踩踩,一会凉气全赶出去,肚子就不疼了。”说完,便转了一下身体,面冲我的脸,黑丝右脚也从横着踩变成了竖着踩,一下一下的挤压着我的肚子,阵阵凉气被大娘用脚往上赶,最后从我嘴里吐出来。随着大娘的脚部用力的动作,以及她丝袜脚底的温热,我的肚子真的渐渐的就不疼了。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肚子中一片清爽,我正要好好感谢一下大娘,忽然间我感觉到大娘的臭黑丝右脚往下踩了踩,脚掌踩着我的小腹前部,而脚跟则随着整只脚的前后揉动,一下一下触碰着我的小JJ,大娘的这一动作顿时让我欲望大起,希望大娘的臭黑丝脚还能继续往下移动吧。但是等了半天,还是踩在那里用力的前后揉动着,看样子大娘她知道再往下踩就会踩到我的小JJ了,所以她没有把脚再向下挪。怎么才能让大娘再不知情的情况下踩我的JJ呢?我冥思苦想。忽然间想出了一个猥琐的主意。 我对大娘说:“大娘,您等会再踩,我提下裤子。” 大娘闻言,停止了臭黑丝右脚的动作,然后悬空抬起脚,等待我提裤子后继续踩。 我见大娘竟然把臭黑丝右脚悬空着,似乎等待着什么,这种情景顿时让我犯贱的心理大起。于是我赶紧把手伸进裤子里,然后把微硬的小鸡鸡向上放成平躺在小腹上,然后扒开包皮,露出龟头。准备完毕,我对大娘说:“呵呵呵,大娘,我裤子整理好了,您继续帮我踩肚子吧。” 大娘放下臭黑丝右脚,不出我所料的还踩在那个位置,而此小JJ已经被我放平了,所以大娘的黑丝脚跟部正正的踩在了我的小JJ中前部,JJ上的一阵压迫感传来,问着空气重弥漫的大娘的脚臭味道,我的JJ瞬间可耻的硬了。 大娘继续用臭黑丝右用力的前后揉踩着我,我的小JJ就在她脚后跟的大力揉踩下越来越硬了。这种小JJ被踩的感觉完全不同于小婶儿踩我,小婶儿踩我的时候总是柔柔的、轻轻的、慢慢的,而此时大娘踩我JJ的感觉确实重重的、狠狠的,虽然是隔着裤子踩的,但是快感也是异常强烈。不一会,我的小JJ就在大娘的臭黑丝右脚下变得大大的,硬邦邦的了。 我闭着眼享受着,也忘了打嗝做掩饰了,而此时大娘也皱了皱眉,似乎感觉到了她自己脚下踩着的地方有些异常。 大娘居高临下的看了看我,问道:“大娘这样踩。。。不疼么?” “不疼啊!很舒服。”我由于被大娘臭黑丝脚踩的很过瘾,同时被她的脚臭熏的有点迷糊,所以对大娘突然的问话我也没多想,下意识回答道。 大娘听了我的回答,然后看了看我,发现我竟然闭着眼睛,似乎在享受的样子,于是她慢慢把右脚向下移动了一点,用力的前后揉踩着,仔细的感觉了一下自己脚下的异常,似乎是侄子的小JJ被她用脚踩的勃起了,恍然大悟,嘴角勾起一股邪恶的笑容。 13.大娘的粗暴踩踏 大娘脸上的表情我是完全不知情的,而她臭黑丝右脚对我的‘试探’我也没感觉出来。而就因为这两个‘漏洞’,让我承受了一次大娘暴风雨般的踩踏。 大娘用她的臭黑丝右脚踩着我小JJ部位的裤子前后用力揉动着,忽然间,她觉得应该耍弄一下自己脚下的侄子。于是便故意的放轻了右脚的力度,并且把臭脚丫向上移动,开始轻柔的踩我的肚子,然后看着我,似乎在等待。 此时的我,正闭眼享受大娘的这种大力踩踏呢,忽然觉得小JJ部位没了压迫感,我便睁开了眼,微微抬起头,看到大娘正盯着我,再看她踩我的臭黑丝右脚,竟然向上移动了,没有在踩我的小JJ,而是踩肚子了。这下我可郁闷了,还没爽够呢啊,大娘您怎么就不踩了啊。 于是,我跟厚着脸皮跟大娘说:“大娘,那个,您脚大点力气好吗?太轻了,我肚子里的凉气踩不出来。还有,您能不能往下踩点,那里还有点疼,好像有凉气。”说话的同时我双手抓住大娘的臭黑丝右脚,顿时入手就是一片丝滑,然后自欺欺人般的捉着大娘的黑丝袜脚丫慢慢往下移动,直到大娘的脚跟又踩到了我的gui头部位所在的裤子,然后我又闭上眼,等待大娘的大力踩踏。 大娘听着我有些可笑的话语,看着我抓着她右脚的动作,邪恶的笑容更盛了,于是便“恩!”了一声,然后对我说道:“阿文,大娘脚有点累了,咱换个姿势吧。” 我欣然同意。大娘见我同意,便开始指挥我摆姿势。 我依然躺在床上,而大娘却不是站着的了,而是坐在床边的宽窗台上,翘着二郎腿,臭黑丝脚一抖一抖的,惹人冲动。大娘看着我说:“阿文,你面对我躺着吧,双腿分开,大娘累了,坐着给你踩肚子吧。”随后,顺手拿起手边的一本杂志边看边说道:“你躺好了告诉我,我就开始给你揉肚子。” 我看着大娘竟然在看杂志,心想天助我也啊,于是摆好姿势跟大娘说道:“大娘,我躺好了,您帮我揉吧。”说完便用手去抓大娘的臭丝袜脚,准备把她放在我的小JJ部位。 让我没想到的是,还没等我抓到大娘的臭黑丝脚,大娘便抬起了右脚踩在我的裤子的裆部,由于大娘的脚比较大,所以,此时她的前脚掌覆盖了我的整个JJ,而脚跟却是踩在了我的小蛋蛋上,然后便开始用力的前后踩揉。 我此时很是惊讶和兴奋,没想到大娘在看杂志,眼睛没看着就竟然会踩得这么准,把我的小JJ连带小蛋蛋都一块都踩在黑丝脚下了。此情此景,让我异常欣喜,大娘看着杂志呢,肯定不知道她是在踩我的小JJ,这种女性长辈无意识踩踏的奇异感觉让我感到了别样的快感,于是我又闭上眼睛开始享受。 大娘用臭黑丝右脚开始用力的踩着我裆部前后揉动,忽然她移动了一下杂志,用余光看到我又在闭着眼睛享受,邪邪的一笑,然后继续看着杂志,右脚的力度更加大了。 约莫2分钟,阵阵禁忌般的快感袭来,我在大娘的这种大力踩踏下射了,精液在大娘臭黑丝右脚有力的踩揉下,一股一股的被挤出来,直到最后一股精液随着大娘脚丫的踩揉流出,我本来硬硬的的小JJ开始在大娘脚下慢慢变软。但是大娘没有停止脚部的运动,依然在用力的用臭黑丝右脚前后踩揉我射精后变得疲软的小JJ,酸麻的不适感随着大娘的用力踩揉一股一股的传入大脑,虽然难受,但是我却不想把小JJ从大娘脚下移开,因为这种被女性长辈用脚蹂躏的感觉让我着迷,欲罢不能。 大娘感觉到自己脚下忽然传来一股股温热,随后又感觉到脚下本来硬邦邦的事物开始变小、变软,她知道,侄子阿文被她踩射了,不过她脚下没有任何怜悯,依然重重的前后踩揉着侄子疲软的小JJ,只不过脚下更加用力了,看上已经去近乎于粗暴了。 我的裆部传来了大娘更加用力的踩踏,感觉我的小蛋蛋已经被大娘的臭黑丝脚跟压的成了椭圆形,而疲软的小JJ则在裤子里被大娘用臭黑丝脚掌粗暴的踩的滚来滚去,丝丝酸麻与疼痛同时从小JJ与小蛋蛋部位传来,可这种疼痛却在一种伦理禁忌的推波助澜下,变成了丝丝快感传入我的脑海。渐渐的我疲软的小JJ在大娘粗暴的踩揉下又可耻的硬了。 大娘看着杂志,忽然感觉到自己脚下的事物又从软变硬,便又加快了前后揉动的速度,但是力度不变。 而我,听到也感觉到了大娘脚下的速度加快了,‘刷刷刷’的声音不停的从臭黑丝脚与我的裤子摩擦中传出,而且这种声音是越来越快。我的身体随着大娘粗暴的上下踩揉动作运动着,一耸一耸的。 在大娘臭黑丝右脚的粗暴蹂躏下,还不到3分钟,阵阵被丝袜脚蹂躏的快感把我推到了顶峰,我的小JJ又被踩射了,又是一股股精液被大娘用脚一点点踩出来,此时的我浑身无力,只感觉到我的裤子似乎全湿了。 而此时,大娘竟然还没有停止脚下动作,而是继续粗暴的踩踏着我的裆部,速度和力度都没有减少。我被连续踩出来两次之后,有点受不了了,小JJ非常的疼,估计是被大娘踩伤了,刚想开口要大娘停下,但是当我睁开眼,看到大娘居高临下的坐在窗台上,一边看着杂志,一边翘着二郎腿,丰满的双腿叠在一起,把牛仔裤绷得紧紧的,从蓝色的牛塞裤腿露出了两只穿着短黑丝袜的大脚,其中一只黑丝袜脚粗暴的踩着我的裆部蹂躏着,而另一只黑丝袜脚则一翘一翘的在空中画着不规则的圆弧,散发着迷人的女人脚臭味道。看到这幅画面,我的大脑不知道怎么的就完全被欲望支配了,让我有种被大娘用臭黑丝脚粗暴的踩到精尽人亡的愿望。 我忍着疼痛,大娘依然在对我裆部进行着粗暴的踩揉,约莫过了5分钟,我的小JJ没有再次变硬勃起,不过却在大娘的臭黑丝脚踩揉下缓缓的吐出了精液,而我竟然没感觉到什么快感,所以我并不知道我射精了。 而正在对我进行疯狂踩踏的大娘确是感觉了出来,她感觉脚下的小东西自从第二次被她踩射之后就没有变硬,本来还在纳闷,但是过了很短的时间,一股温热从她脚底传来,她才知道侄子阿文又被她用丝袜脚踩射了,而且是在小JJ疲软的情况下被踩射的,想到这,她心理就涌现一种报复与虐待的快意,于是,她决定继续脚下的动作。 在承受大娘粗暴的踩了半小时之后,由于我第二次射精之后就没有快感了,所以我也不知道被踩射了多少次,我只感觉我裤子里被大娘踩出来的精液都已经快成一片小湖了,裤裆已经被殷湿了一大片。 大娘又踩了一会,她感觉到自己的黑丝袜脚底湿漉漉的,于是抬起脚,看到了我湿湿的裆部,她知道她的侄子阿文已经被她用臭丝袜脚踩出来很多次了,她第一次感觉到,原来用脚蹂躏侄子的小JJ的感觉是这么美妙,报复和虐待的心理得到了满足。 大娘踩了我半天,腿也感觉有些累了,于是便放下杂志,站起身,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看着软趴趴躺在床上的我说道:“阿文啊,你肚子不疼了吧?大娘我踩你踩的很累了,不能再给你踩了,我腰都不快折了呢,你休息一会啊,一会多喝点热水,我还有点活没干完呢。”说完,竟然还给我盖上了被子,然后走下床,脱下湿漉漉的臭黑丝,穿上拖鞋走了。 我无力的躺在那里,回忆着刚才被大娘无情踩射的感觉和画面,床上还弥漫着大娘的脚臭味道,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感觉非常好闻,跟小婶儿的脚臭一样的好闻,我摸了摸湿湿的裤裆,突然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从下体传来,这一下可把我吓坏了,无力感顿时消失。我赶忙脱下裤子和湿哒哒的内裤,只见小JJ上湿漉漉的,被大娘用脚蹂躏的有些变形,包皮外翻,gui头部位紫红紫红的,不过好在摸上去不疼。而小JJ侧面却是印着一大片紫青,疼痛就是从这里传来的,我轻轻的碰了碰,异常疼痛。我赶紧走下床来到厕所,小心翼翼的用清水清洗着备受大娘臭丝袜脚摧残的小JJ,回想着刚才的刺激感受,还有大娘最后的话语,看样子大娘真的不知道她踩的是我的小JJ啊!这种被女性长辈用脚无意识蹂躏的禁忌快感实在是过瘾了,忽然间,我似乎感觉受这点伤真算是值了,但是,傻傻的我没有想到大娘根本不是无意识踩我的。 14.被大娘的臭脚丫踩上瘾了 在厕所洗干净出来,此时我只是穿着小裤衩了,裤子被我用水清洗干净裆部后晾了起来,还好是刚入秋,天气还不凉,要不然我就冻坏了,虽然小裤衩上也是湿漉漉的,跟尿裤子一样,但是没办法啊,难道光着吗?这时,有一股尿意袭来,我赶紧走到坐便前准备撒尿,但是让我流泪的事情发生了,我尿尿的时候一阵一阵疼痛传来,让我不能舒爽的放水,只能咬着牙一点一点的挤出尿液。“不会这么悲剧吧,小JJ看上去只是外面受伤了啊,怎么现在我的小JJ被大娘那双臭黑丝脚踩的尿尿都疼了?难道里面也受伤了?外面受伤可以抹点药啥的,可里面怎么办?去看医生?那大娘、小婶儿甚至老妈不就会知道了么?这可怎么办啊。”我如是想着。但是转念一想到小JJ的伤是自己的大娘无意识踩踏造成的,心里不知怎么的竟然有一丝丝的兴奋。 刚出厕所,跟正在干活的大娘迎面撞了个对脸,我有点脸红。大娘停下手里的活,看了看了,瞄到了我穿着湿漉漉小裤衩的裆部,很有深意的一笑,装作关心的问道:“呀!阿文,你怎么就穿个小内裤啊,小内裤上还。。。尿裤子了?” 听到大娘的话,我脸更红了,支支吾吾的开始编:“呵呵呵,那个,大娘,我刚才撒尿的时候没瞄好,手一抖就给尿裤子上了。。。呵呵呵。” “尿啦!哈哈哈,你这孩子,都14岁了还发生这种事儿,要我怎么说你,好了,赶紧把小内裤脱下来,大娘给你洗洗。”大娘慈眉善目的说道。 “啊?脱了啊,那个。。。大娘啊,我裤子也湿了,厕所里晾着呢,这个小裤衩脱了里边就没有了。。。”我脸红着说道。 “你这孩子,谁说让你光着啦,等着。”大娘说完,转身进入卧室拿了一件干净的短裤给我,说道:“诺,赶紧换上,把你的小内裤和裤子给我,我给你洗洗,都是尿了,多脏啊。” 我听话的照做了,大娘两个手指捏着我的小内裤走进厕所扔进水盆,连带我晾着的运动裤也扔了进去开始清洗。我穿着干爽的短裤,看着大娘给我洗内裤的身影,175的身高,齐耳的短发比较干练,一双大长腿,虽然感觉有点肉肉的,但是在紧身牛仔裤的包裹下,显得异常丰满,牛仔裤角露出一双穿着女士拖鞋的短肉丝大脚,肤色适中,骨感且硕大,把肉丝撑的薄薄的,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涂着黑指甲油又粗又长的脚趾不是很整齐,但还是紧密的凑在一起,脚跟隐隐看上去有些老茧,脚面上的青筋暴露,诉说着一位家庭主妇生活的沧桑。看到此情此景,心里突然觉得大娘这人其实也很不错啊,虽然没有小婶儿那么漂亮,脚丫也没有小婶儿那么好看,但是整体却透着一股朴实无华的淳朴,而且大娘也似乎不是那么讨厌我,对我还不错嘛。对了,大娘怎么穿的是肉丝?那双臭臭的短黑丝袜呢? 大娘洗完我的小内裤和裤子,甩干后在阳台晾了起来,看着我坐在客厅看着她,于是便走到我身前对我说道:“阿文,你都14了吧,也不是小孩儿了,尿尿都能尿道裤子上,以后可得注意点啊,对了,肚子不疼了吧?” “啊?哦,呵呵,不疼了,不疼了。”我呵呵说道。 “哦,那就好,大娘踩的管用吧,以后肚子疼了就来找大娘,大娘用脚给你踩踩就好了!”大娘语重心长的说道。 “哦,谢谢大娘。”听到大娘的话,我心里就不由自主的一阵激动,心脏开始砰砰的跳。 大娘见我回答,摸了摸我的头,继续去干活了。 晚上小婶儿和姐姐回来了,我们娘四个共同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晚餐期间我‘尿裤子’的消息不胫而走,惹得小婶儿和姐姐一阵欢笑。 晚饭吃完,聊了会天,小婶儿便带我回家了,到了家,已经很晚了,小婶儿也没用她白嫩的脚丫给我‘按摩’,各自洗澡睡觉了。 躺在床上,感觉到小JJ上的青紫部位还是很疼,回想着下午大娘用散发着妇人独有脚臭的黑丝袜脚丫对我粗暴的踩踏,越想越刺激,越想越上瘾,总有种再次体验的欲望,而后又想到大娘后来说的话,我心里高兴了,看样子等小JJ的状况好了,必须装肚子疼再让大娘踩踩。想着想着,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时光匆匆,一周过去了。这期间,由于小JJ持续处于受伤状态,我怕小婶儿发现,所以没敢主动往小婶儿脚丫上贴了。而小婶儿见我竟然没有每天跟她犯贱,也乐得清闲,还以为我转性变正常了,心里还挺高兴的,其实,真实情况不是这样的。 镜头转到一周前的周一中午。快下课了,我坐在位子上发呆,经过1天多的修养,我的小JJ上的青紫变淡,没这么疼了,尿尿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疼痛了,可是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大娘,强烈的欲望驱使我再去找大娘踩我。由于大娘家里我的学校比较近,所以下课铃一响,我便匆匆的跑去大娘家。 5分钟的狂奔过后,门开了,果然只有大娘一个人在家,她看到突然出现的我有些发愣,于是我赶紧说明来意。 “大娘,那个,我。。。我在学校的时候感觉到有点肚子疼,所以。。。所以我中午就过来找您了,想让您帮我踩踩。。。您。。。您不是说我肚子疼的时候能来找您么!”我支支吾吾的说道。 大娘听到我的话,恍然大悟,立马浮现了微笑,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我说道:“哦!这样啊,那好吧,快进来。” 我迫不及待的躺在床上,双腿分开冲着床边的窗台,把小JJ在裤子里放平摆好位置,装着打嗝对大娘说道:“咯~~~大娘,您快来帮我踩吧,我躺好了。” 大娘答应了一声,脱下拖鞋走上了床。今天大娘穿的是一条黑色健美裤,有脚蹬的那种,大脚丫上穿的是一双肉色的短丝袜,丝袜被大娘的大脚撑的薄薄的,丝袜看上去比较干净,但是还是散发着阵阵妇女独有的脚臭,不过这种臭味比上次轻多了,可还是把我熏的晕晕呼呼的,感觉无比美妙。 大娘坐在窗台上,这次没有看杂志,也没有翘二郎腿,而是抬起肉丝右脚,盯着我的裆部就一脚踩了下去,前后搓动了一下,似乎是在感觉我小JJ的位置,搓动几下之后,便把肉丝脚的踩的位置往前移动了一点,微微抬起脚跟,正正的用前脚掌踩在了我的gui头部位,然后便加大脚上力气,开始粗暴的揉踩我变硬的小JJ。 一阵阵轻微的疼痛混杂着剧烈的快感随着大娘的臭肉丝脚的踩揉下传来,让我大为满足,浑身充血。不到2分钟,在这种被妇人粗暴的踩弄小JJ的快感和疼痛刺激下,我射了,精液不停的被大娘的肉丝大脚推出来,阴湿了裤子。 大娘尽管感觉脚下的一股股温热,知道侄子射了,但是踩弄却没有停下,而且下脚更用力了。结果又过了不到3分钟,我的精液再次被大娘粗暴的踩了出来。 大娘感觉右脚踩累了,便抬起右脚放在床上,然后换成左脚继续揉踩。在大娘抬起右脚换上左脚踩的,我突然感觉到我的小JJ部位从开始轻微的疼痛变成很疼了,心想坏了,这才被大娘踩了这么一会就又被踩伤了?不行,虽然很爽但是不能再让大娘继续踩了,继续踩下去的话,我的小JJ估计就要废了。 于是我赶忙双手抓住大娘的肉丝左脚说道:“大娘,您、、、您别。。。别踩了,我肚不疼了。” 大娘停下了左脚的动作,故意踩着我问道:“恩?不踩了?大娘才给你踩了多长时间,你肚就不疼了?”说完还用力的前后动了一下左脚。 大娘的左脚这一动,我小JJ又是一阵疼,这是还要继续踩我的节奏啊,这是要要我命啊。我赶忙说道:“不疼了,不疼了,真的,大娘,我现在得赶快去厕所,想拉屎。” 大娘听了我的话,觉得有些可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终于放开了踩着我小JJ的臭肉丝左脚,用脚尖点了点我的肚子,哭笑不得的说道:“好啦,去吧去吧,你这孩子,恶不恶心人啊,说的我好像把屎给你踩出来似得,真有你的。” 大娘抬起了脚,我重获自由,嘿嘿一笑,赶紧跑向厕所。到了厕所扒开裤子一看,湿漉漉的小JJ软趴趴的垂在那里,gui头上果然出现了青紫,和小JJ侧部的旧伤遥相呼应。。。我赶紧用清水小心把小JJ的洗干净,然后用纸巾把内裤和裤子擦干。 刚走出厕所,传来了大娘的声音:“阿文,还没吃饭吧,大娘正做饭呢,一会吃完了再去上学啊。” 我答应了一声,脸红红的捂着隐隐作痛的裤裆,坐在沙发上开始发呆。不一会,饭熟了,我们娘俩对坐着吃着饭,不知怎么的,有点不敢看大娘别有意味的眼神,于是麻利的吃完饭,跟大娘告辞,微微叉着双腿回学校了。 随后,基本上每隔一天,我中午就会犯贱的去找大娘,装作肚子疼被大娘用臭脚丫踩一次。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能是我爱上了这种被女性长辈用脚粗暴蹂躏小JJ的感觉,这和小婶儿那种温柔的踩弄差别很大,虽然大娘是隔着裤子踩的,但是大娘的这种踩踏比小婶儿的那种踩踏更刺激,更让人上瘾。而我可怜的小JJ,也在大娘粗暴的踩踏下,一次比一次受伤重,直到周末,又一件事情发生了。。。 未完待续。。。11.我与小婶儿的默契 一夜无话,旅行转天早上,旅行刚刚起床的我扒开小裤衩,摸了摸我的小JJ,嘿,果然一点不疼了,看来我的恢复能力堪比吸血鬼了啊,我异常高兴。 傍晚下学回家,我竟然看到小婶儿早回来了,看小婶儿侧躺在沙发看杂志,她竟然没换衣服,还穿着上班的衬衣和西裤,脚下的丝袜也没脱,竟然还是一双灰色的短丝袜,不是还是那双吧?看到这我又犯贱了,心里砰砰的跳,于是我向着小婶儿打招呼:“哈喽啊,婶儿,你回来这么早啊。” “恩,单位没事儿,我就早下班回来了。”小婶儿看也没看我,随口回答道。 我见小婶儿专心看杂志,于是在欲望的驱使下,我飞快的放下书包,然后脱得只剩一条小内裤,做贼一样缓缓的靠近沙发,当走到小婶儿灰丝袜脚前的时候,我的心跳更快了,但是猛然间闻到一股股臭味从小婶儿的脚丫上传来,异常强烈,但是我没有在意,然后慢慢的把小JJ缓缓的从小内裤里掏出来,俯下身,扒开包皮,轻轻的把它gui头往小婶儿的灰丝袜脚丫上蹭,一阵阵丝滑温热的快感传来,弄得我差点腿软。 就在这时,小婶儿扔掉手上的杂志,猛然坐起,看着我用小JJ蹭着她的灰丝脚,阴沉的说道:“爽么?” 我下意识的回答道:“婶儿,很爽的,来给我弄吧。”于是我赶快脱掉小裤衩,摆好姿势,张开腿坐在小婶儿脚前。 小婶儿咬了咬牙,从嘴里挤出一句:“好!”说完抬起左脚,直接一脚就狠狠的踩住了我的裆部,把小JJ和小蛋蛋又踩在了一起,让我无法移动,接着又高抬右脚,同样狠狠的踩在了我的脸上。利落的做完以上动作,小婶儿装作恶狠狠的说道:“哼,你个死孩子,小婶儿我就等这时候呢,怎么样?我的脚丫香么?哼,我穿的这双丝袜还是前天那双,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我特意今天又穿了一天,臭死你,让你喜欢我的脚丫!婶儿的脚丫这么臭你还喜欢吗?恩?我非得把你这臭毛病给治好了。”小婶儿说完,加重了踩着我脸的臭灰丝脚的力度。 我的脸被小婶儿温热的脚丫覆盖着,灰丝袜上散发的阵阵汗臭味让我有点恶心想吐,就想挣脱小婶儿的双脚,但是又一想到这是疼爱我的小婶儿的臭丝袜脚,是那双令我第一次体会到射精美妙感觉的丝袜脚,不知怎么的,我心里忽然间感觉小婶儿灰丝脚散发的阵阵汗臭竟然是那么让人喜爱,那么让人着迷,于是我伸出了舌头舔了几下小婶儿的臭灰丝脚底,而后我就感觉到嘴里涌入一股咸咸的臭味,但是却意外的让我觉得美味,在我心里,小婶儿的这种脚臭成为了催化剂,同时在小婶儿温暖的左脚的踩踏下,竟然让我下体疯狂的充血,逐渐的变大,顶的小婶儿的灰丝左脚竟然有点踩不住了。 小婶儿琴忽然感觉到侄子阿文的小JJ在她这种侮辱性的踩踏以及脚臭的攻势下竟然渐渐的勃起了,甚至微微的顶起了她的灰丝左脚,于是她又加重了左脚的力度,打算把侄子那不老实小JJ踩下去,可是她失败了。随着小婶儿灰丝左脚的力度加大,她竟然又感觉到脚下侄子的小JJ勃起反抗的力度也在增大,然后又是慢慢的顶起她的脚丫,她心里甚至有种错觉,她踩的不是侄子的小JJ,而是一个弹簧,她本想用左脚继续加力,但是又怕踩伤自己疼爱的侄子,于是她不敢加力了。就在她正有些郁闷的时候,她踩着侄子脸的臭灰丝右脚脚心部位,忽然感觉到一阵酥痒,而在她仔细感觉下,得出的结论竟然是侄子阿文在用舌头舔她的臭灰丝脚丫。顿时,小婶儿琴的心里突然间升起了一种无力感,她本想用脚臭治疗下侄子的臭毛病,因为那味道她自己闻了都是要吐的,心想这样肯定能让侄子讨厌她的脚丫,可没想到结果似乎是起了反作用,侄子似乎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恶心厌恶,而是在这种攻势下得到了更加强烈的快感。 小婶儿看到我的反应,双肩又是垮了下来,收起了双脚,愣愣的坐在我身前,披头散发,臊眉耷目的,看着我不说一句话。 我见小婶儿抽回了双脚,心中就是一阵失落,小婶儿的这种臭脚真让人欲罢不能啊,可突然就停了,这让我情可以堪,于是便准备开口询问。 小婶儿见我就要开口说话,立马就又抬起臭灰丝脚堵住我的嘴,然后顺势把我的头仰面踩在沙发上,而后柔声说道:“阿文!你别说话,我怕你说了什么话之后婶儿会疯的。你就老老实实的闻婶儿的臭脚丫吧,让婶儿静一静,好好考虑下好吗?” 我见小婶儿又把灰丝脚丫踩在我脸上了,心里顿时又高兴了,大胆的伸出舌头舔着小婶儿的臭灰丝脚心,然后又随手抬起小婶儿的另一只臭灰丝脚丫放到我的小JJ上,满足与快感又遍布全身。 小婶儿任由我用舌头和小JJ对她臭脚丫进行‘亵渎’,愣愣的看了一会,便泄气般的躺在了沙发上,一双俏目望着天花板,楞的出神儿,只感觉到侄子的舌头和小JJ在她脚底的运动似乎让她感觉有那么一点舒服。 过了一会,小婶儿问道:“阿文,跟婶儿说实话,你不觉得我今天的脚丫很臭吗?” 我闻言,停下了对小婶儿臭脚丫的舔弄,把臭灰丝脚从我脸上轻轻搬起,回答道:“婶儿啊,说实话啊,开始时候其实觉得真的有点臭,有点恶心,不过呢?我忽然一想到这是小婶儿你的臭脚丫,我就感觉不臭了,还很香,嘿嘿嘿。” 小婶儿听到我的话语,先是一愣,然后忽然间感觉心中郁闷似乎消散了,本来纠结的心情也不知道是被什么力量给解开了,用双臂支起上身,看着侄子阿文卖力的舔着她臭臭的灰丝袜脚丫,脚下不时的传来阵阵酥痒,心中不知道是为什么,竟然感觉到了丝丝愉悦,嘴角勾起了微笑。 小婶儿的心里活动我是不知道的,其实,我只是听到小婶说要治我的什么臭毛病,让我心里忐忑,怕小婶儿又要不给我弄了啊,于是我就想着卖力的讨好一下,舔舔小婶儿的臭脚丫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没想到我竟然会爱上她。 小婶儿心中释然,于是呼了口气对我说:“呼!阿文啊,别舔了,怪臭、怪脏的,多埋汰呀,婶儿去洗洗脚换双丝袜,回来给你弄好不好?” 我搬开踩在脸上的丝袜脚,说道:“不用了,婶儿,这双丝袜就挺好的,你上班一天很累了,我凑合一下就可以了,一会晚上我还给你洗脚哈,对了,婶儿,你能动动另一只脚吗?还有,我今天能射出来吗?”说完我又继续卖力的舔起小婶儿的臭灰丝脚丫。 小婶儿听了我的话,实在是对我又爱又恨,缓缓的揉动起踩着我小JJ另一只臭灰丝脚,柔声回答道:“不行的,阿文,你昨天射出来太多次了,很伤身体的,你现在还在发育,下礼拜再说吧,听婶儿的话好吗?” “唔!”被小婶儿的臭丝袜脚踩着脸,说不出话,只能闷声答应。 约莫过了2分钟,小婶儿在我快要射出来的时候停下了丝袜脚的运动,她见我又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要射精了,有些哭笑不得,但又有些担心,她心中希望这是侄子昨天刚被当婶儿的用脚破处,再加上之后又射了几次的缘故造成的吧,侄子还小,身体还在发育,以后应该会慢慢变好的。她觉得自己作为当婶儿的,有责任也有义务要好好的控制这个无良侄子的射精频率了。 一个美妙的夜晚就这样过去了。而后,每天小婶儿下班回家,我就会脱得只剩小裤衩往她脚丫上贴,而后小婶儿会意了,然后等我摆好姿势,她就会用带着轻微女人脚汗味道的丝袜脚把我的小裤衩扒掉,然后一脚踩在我脸上让我舔,一脚踩着我的小JJ进行揉搓,每当我要被小婶儿的丝袜脚丫踩射的时候,我就会举手示意,小婶儿就会停下揉着我小JJ的脚丫,然后把这只丝袜脚也踩在我脸上,允许我再舔一会儿。不过,让人遗憾的是,小婶儿只允许我每7天才能在她脚下射出来一次。慢慢的,我和小婶儿之间渐渐的形成了一种默契。 就这样,每日傍晚,或者是晚上,在这间100多平米的公寓里,我和小婶儿就会上演这一幕‘和谐’的‘恋足伦理剧’。直到3个月之后的一天。。。 12.都是肚子疼惹的祸 我和小婶儿‘幸福’的在一起生活了2个月了,我的小JJ尝遍了小婶儿各种丝袜脚的味道,并且我的小JJ也在小婶儿的丝袜美脚下茁壮的成长着。 这期间,让小婶儿感觉到欣慰的是,小婶儿对我的射精控制起到了效果,我在她脚下的射精时间终于从2分钟左右延长到了5分钟,为此,小婶儿当日便用丝袜脚丫连续把我揉射2次以示祝贺。 这期间,让我感绝倒欣慰的是,经过小婶儿的特批,我的小JJ在小婶儿脚下的射精次数终于从1周1次增加到了1周2次,为此,我还和小婶儿一起出去大餐了一顿以示庆祝。 和小婶儿生活的这2个月,都是甜蜜与性福,同时也造成了懵懂的我对女人脚丫的迷恋,直到有一天,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这一天是周六,我和小婶儿相约去大娘(爸爸的哥哥的老婆)家做客,我、小婶儿和姐姐(大娘的女儿)关系很不错,姐姐非常喜欢我,但是大娘却不怎么喜欢我,小婶儿告诉过我原因,是因为大娘她生了女儿呢,而我确是长孙,也是我们家唯一的孙子,而我的爷爷和奶奶都是重男轻女的的古板人物,所以他们对我非常喜爱,可是却对姐姐态度一般,进而对大娘也不待见,总是冷眼相对,这让大娘觉得很不公平,从而渐渐的就对我这个长孙形成了些许讨厌的情绪。 尽管大娘讨厌我,但是我其实并不讨厌她。不一会我和小婶儿就来到了大娘家,是大娘开的门,我也是好久没见过她了,于是我定睛看去。大娘应该有40岁了,约莫175的身高,虽然长相一般,但是是个称职的家庭主妇,不胖不瘦,可能是由于经常干家务的缘故,腿比较丰满,显得有力,她上身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女士T恤,而下身穿着一条女士紧身牛仔裤,紧绷的包裹着丰满的有些粗的腿,脚下穿着拖鞋,一双短款黑丝袜套在双脚上,丝袜尖部有些泛黄,咋一看去大娘的这双脚丫应该得有40码,比小婶儿的大了足足4码。 大娘热情的把我们迎进屋,端茶递水闲聊,午饭过后,小婶儿和姐姐表示,她们要去逛街,大概晚上回来吃饭,于是便起身告辞。大爷(爸爸的哥哥、大娘的丈夫)作为老大,经常在爷爷奶奶家伺候老人尽孝,所以也很少回来,这时屋里就剩下我和大娘了。 我无聊的喝着冰可乐上着网,大娘则在收拾屋子,谁知天有不测风云,突然间肚子咕噜噜的一叫,便开始疼了。我赶紧找大娘求药,吃完药后,便开始蹲厕所,但是悲剧的是,在厕所蹲了半天也没见放出半个屁来,于是我把我的情况跟大娘说了,大娘听后,给我分析说:“阿文啊,估计你是着凉了,肚子里有凉气,我去给你找个暖水袋吧。”说完边去翻箱倒柜。 我躺在床上瞎哼哼,不一会,大娘走进屋,却是空着手的,她来到床前,说道:“阿文,暖水袋找不到了,你肚子真的很疼吗?有什么感觉?” 我回答:“就会感觉肚子里有气乱窜,然后会咕噜噜的响,疼痛时有时无。” 大娘闻言点点头,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你这就是肚子里有凉气了,暖水袋也没找到,这样吧大娘给你揉揉吧。”说她完便开始用手缓缓的大力的揉动我的肚子,我感觉似乎有些作用,打了几个隔,好了很多。 谁知大娘用手揉了大概几分钟,便停下了手,柔声跟我说道:“阿文,这揉肚子得用力气才能赶出凉气,大娘用手给你揉累了,用脚给你揉揉行不?” 我一听到大娘的话就是一惊,这。。。虽然大娘40岁了,可是长得还是过得去的,虽然腿有些丰满,不过也不是多么不能令人接受,何况大娘脚上还穿着短的黑丝袜呢,大娘竟然主动提出来了,就让她踩踩肚子吧,试试跟小婶儿踩的感觉有什么区别,要是能踩我的小JJ就好了,可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大娘不喜欢我,估计不可能像小婶儿那样会给我用脚踩小JJ。 我点点头,说道:“恩,那谢谢大娘了,您上床踩吧。” 大娘见我答应,便脱了拖鞋,上了床,大娘走进我身边,顿时一股浓郁的脚臭扑鼻而来,我扭头一看,原来竟然是大娘的那双短黑丝袜脚发出的味道,这味道比小婶儿那成心穿了3天的臭灰丝袜脚的味道还要浓郁。 我忍着大娘的脚臭,看向大娘的黑丝袜脚,黑丝袜脚尖有些泛黄,估计是大娘有点懒,不经常清洗的缘故,脚趾比较粗大也比较长,脚趾甲上涂着黑色的指甲油,在黑丝袜下隐隐若现,整个脚型比较长也比较骨感,没什么肉,但是脚上的青筋却根根暴露,露着狰狞的面容,总之大娘在我面前展现的的黑丝袜脚丫就是给人一种女性的大脚的感觉,跟小婶儿那种纤纤玉足完全不同,感觉上是两个极端。 大娘抬起一只臭黑丝袜脚,缓缓的踩在我的肚子上,用力的揉了一下,顿时一股压迫感传入胃部,使得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咯。 大娘见我打嗝了,看着我一笑说道:“哈哈,阿文,怎么样大娘的脚管用吧,大娘再给你好好踩踩,一会凉气全赶出去,肚子就不疼了。”说完,便转了一下身体,面冲我的脸,黑丝右脚也从横着踩变成了竖着踩,一下一下的挤压着我的肚子,阵阵凉气被大娘用脚往上赶,最后从我嘴里吐出来。随着大娘的脚部用力的动作,以及她丝袜脚底的温热,我的肚子真的渐渐的就不疼了。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肚子中一片清爽,我正要好好感谢一下大娘,忽然间我感觉到大娘的臭黑丝右脚往下踩了踩,脚掌踩着我的小腹前部,而脚跟则随着整只脚的前后揉动,一下一下触碰着我的小JJ,大娘的这一动作顿时让我欲望大起,希望大娘的臭黑丝脚还能继续往下移动吧。但是等了半天,还是踩在那里用力的前后揉动着,看样子大娘她知道再往下踩就会踩到我的小JJ了,所以她没有把脚再向下挪。怎么才能让大娘再不知情的情况下踩我的JJ呢?我冥思苦想。忽然间想出了一个猥琐的主意。 我对大娘说:“大娘,您等会再踩,我提下裤子。” 大娘闻言,停止了臭黑丝右脚的动作,然后悬空抬起脚,等待我提裤子后继续踩。 我见大娘竟然把臭黑丝右脚悬空着,似乎等待着什么,这种情景顿时让我犯贱的心理大起。于是我赶紧把手伸进裤子里,然后把微硬的小鸡鸡向上放成平躺在小腹上,然后扒开包皮,露出龟头。准备完毕,我对大娘说:“呵呵呵,大娘,我裤子整理好了,您继续帮我踩肚子吧。” 大娘放下臭黑丝右脚,不出我所料的还踩在那个位置,而此小JJ已经被我放平了,所以大娘的黑丝脚跟部正正的踩在了我的小JJ中前部,JJ上的一阵压迫感传来,问着空气重弥漫的大娘的脚臭味道,我的JJ瞬间可耻的硬了。 大娘继续用臭黑丝右用力的前后揉踩着我,我的小JJ就在她脚后跟的大力揉踩下越来越硬了。这种小JJ被踩的感觉完全不同于小婶儿踩我,小婶儿踩我的时候总是柔柔的、轻轻的、慢慢的,而此时大娘踩我JJ的感觉确实重重的、狠狠的,虽然是隔着裤子踩的,但是快感也是异常强烈。不一会,我的小JJ就在大娘的臭黑丝右脚下变得大大的,硬邦邦的了。 我闭着眼享受着,也忘了打嗝做掩饰了,而此时大娘也皱了皱眉,似乎感觉到了她自己脚下踩着的地方有些异常。 大娘居高临下的看了看我,问道:“大娘这样踩。。。不疼么?” “不疼啊!很舒服。”我由于被大娘臭黑丝脚踩的很过瘾,同时被她的脚臭熏的有点迷糊,所以对大娘突然的问话我也没多想,下意识回答道。 大娘听了我的回答,然后看了看我,发现我竟然闭着眼睛,似乎在享受的样子,于是她慢慢把右脚向下移动了一点,用力的前后揉踩着,仔细的感觉了一下自己脚下的异常,似乎是侄子的小JJ被她用脚踩的勃起了,恍然大悟,嘴角勾起一股邪恶的笑容。 13.大娘的粗暴踩踏 大娘脸上的表情我是完全不知情的,而她臭黑丝右脚对我的‘试探’我也没感觉出来。而就因为这两个‘漏洞’,让我承受了一次大娘暴风雨般的踩踏。 大娘用她的臭黑丝右脚踩着我小JJ部位的裤子前后用力揉动着,忽然间,她觉得应该耍弄一下自己脚下的侄子。于是便故意的放轻了右脚的力度,并且把臭脚丫向上移动,开始轻柔的踩我的肚子,然后看着我,似乎在等待。 此时的我,正闭眼享受大娘的这种大力踩踏呢,忽然觉得小JJ部位没了压迫感,我便睁开了眼,微微抬起头,看到大娘正盯着我,再看她踩我的臭黑丝右脚,竟然向上移动了,没有在踩我的小JJ,而是踩肚子了。这下我可郁闷了,还没爽够呢啊,大娘您怎么就不踩了啊。 于是,我跟厚着脸皮跟大娘说:“大娘,那个,您脚大点力气好吗?太轻了,我肚子里的凉气踩不出来。还有,您能不能往下踩点,那里还有点疼,好像有凉气。”说话的同时我双手抓住大娘的臭黑丝右脚,顿时入手就是一片丝滑,然后自欺欺人般的捉着大娘的黑丝袜脚丫慢慢往下移动,直到大娘的脚跟又踩到了我的gui头部位所在的裤子,然后我又闭上眼,等待大娘的大力踩踏。 大娘听着我有些可笑的话语,看着我抓着她右脚的动作,邪恶的笑容更盛了,于是便“恩!”了一声,然后对我说道:“阿文,大娘脚有点累了,咱换个姿势吧。” 我欣然同意。大娘见我同意,便开始指挥我摆姿势。 我依然躺在床上,而大娘却不是站着的了,而是坐在床边的宽窗台上,翘着二郎腿,臭黑丝脚一抖一抖的,惹人冲动。大娘看着我说:“阿文,你面对我躺着吧,双腿分开,大娘累了,坐着给你踩肚子吧。”随后,顺手拿起手边的一本杂志边看边说道:“你躺好了告诉我,我就开始给你揉肚子。” 我看着大娘竟然在看杂志,心想天助我也啊,于是摆好姿势跟大娘说道:“大娘,我躺好了,您帮我揉吧。”说完便用手去抓大娘的臭丝袜脚,准备把她放在我的小JJ部位。 让我没想到的是,还没等我抓到大娘的臭黑丝脚,大娘便抬起了右脚踩在我的裤子的裆部,由于大娘的脚比较大,所以,此时她的前脚掌覆盖了我的整个JJ,而脚跟却是踩在了我的小蛋蛋上,然后便开始用力的前后踩揉。 我此时很是惊讶和兴奋,没想到大娘在看杂志,眼睛没看着就竟然会踩得这么准,把我的小JJ连带小蛋蛋都一块都踩在黑丝脚下了。此情此景,让我异常欣喜,大娘看着杂志呢,肯定不知道她是在踩我的小JJ,这种女性长辈无意识踩踏的奇异感觉让我感到了别样的快感,于是我又闭上眼睛开始享受。 大娘用臭黑丝右脚开始用力的踩着我裆部前后揉动,忽然她移动了一下杂志,用余光看到我又在闭着眼睛享受,邪邪的一笑,然后继续看着杂志,右脚的力度更加大了。 约莫2分钟,阵阵禁忌般的快感袭来,我在大娘的这种大力踩踏下射了,精液在大娘臭黑丝右脚有力的踩揉下,一股一股的被挤出来,直到最后一股精液随着大娘脚丫的踩揉流出,我本来硬硬的的小JJ开始在大娘脚下慢慢变软。但是大娘没有停止脚部的运动,依然在用力的用臭黑丝右脚前后踩揉我射精后变得疲软的小JJ,酸麻的不适感随着大娘的用力踩揉一股一股的传入大脑,虽然难受,但是我却不想把小JJ从大娘脚下移开,因为这种被女性长辈用脚蹂躏的感觉让我着迷,欲罢不能。 大娘感觉到自己脚下忽然传来一股股温热,随后又感觉到脚下本来硬邦邦的事物开始变小、变软,她知道,侄子阿文被她踩射了,不过她脚下没有任何怜悯,依然重重的前后踩揉着侄子疲软的小JJ,只不过脚下更加用力了,看上已经去近乎于粗暴了。 我的裆部传来了大娘更加用力的踩踏,感觉我的小蛋蛋已经被大娘的臭黑丝脚跟压的成了椭圆形,而疲软的小JJ则在裤子里被大娘用臭黑丝脚掌粗暴的踩的滚来滚去,丝丝酸麻与疼痛同时从小JJ与小蛋蛋部位传来,可这种疼痛却在一种伦理禁忌的推波助澜下,变成了丝丝快感传入我的脑海。渐渐的我疲软的小JJ在大娘粗暴的踩揉下又可耻的硬了。 大娘看着杂志,忽然感觉到自己脚下的事物又从软变硬,便又加快了前后揉动的速度,但是力度不变。 而我,听到也感觉到了大娘脚下的速度加快了,‘刷刷刷’的声音不停的从臭黑丝脚与我的裤子摩擦中传出,而且这种声音是越来越快。我的身体随着大娘粗暴的上下踩揉动作运动着,一耸一耸的。 在大娘臭黑丝右脚的粗暴蹂躏下,还不到3分钟,阵阵被丝袜脚蹂躏的快感把我推到了顶峰,我的小JJ又被踩射了,又是一股股精液被大娘用脚一点点踩出来,此时的我浑身无力,只感觉到我的裤子似乎全湿了。 而此时,大娘竟然还没有停止脚下动作,而是继续粗暴的踩踏着我的裆部,速度和力度都没有减少。我被连续踩出来两次之后,有点受不了了,小JJ非常的疼,估计是被大娘踩伤了,刚想开口要大娘停下,但是当我睁开眼,看到大娘居高临下的坐在窗台上,一边看着杂志,一边翘着二郎腿,丰满的双腿叠在一起,把牛仔裤绷得紧紧的,从蓝色的牛塞裤腿露出了两只穿着短黑丝袜的大脚,其中一只黑丝袜脚粗暴的踩着我的裆部蹂躏着,而另一只黑丝袜脚则一翘一翘的在空中画着不规则的圆弧,散发着迷人的女人脚臭味道。看到这幅画面,我的大脑不知道怎么的就完全被欲望支配了,让我有种被大娘用臭黑丝脚粗暴的踩到精尽人亡的愿望。 我忍着疼痛,大娘依然在对我裆部进行着粗暴的踩揉,约莫过了5分钟,我的小JJ没有再次变硬勃起,不过却在大娘的臭黑丝脚踩揉下缓缓的吐出了精液,而我竟然没感觉到什么快感,所以我并不知道我射精了。 而正在对我进行疯狂踩踏的大娘确是感觉了出来,她感觉脚下的小东西自从第二次被她踩射之后就没有变硬,本来还在纳闷,但是过了很短的时间,一股温热从她脚底传来,她才知道侄子阿文又被她用丝袜脚踩射了,而且是在小JJ疲软的情况下被踩射的,想到这,她心理就涌现一种报复与虐待的快意,于是,她决定继续脚下的动作。 在承受大娘粗暴的踩了半小时之后,由于我第二次射精之后就没有快感了,所以我也不知道被踩射了多少次,我只感觉我裤子里被大娘踩出来的精液都已经快成一片小湖了,裤裆已经被殷湿了一大片。 大娘又踩了一会,她感觉到自己的黑丝袜脚底湿漉漉的,于是抬起脚,看到了我湿湿的裆部,她知道她的侄子阿文已经被她用臭丝袜脚踩出来很多次了,她第一次感觉到,原来用脚蹂躏侄子的小JJ的感觉是这么美妙,报复和虐待的心理得到了满足。 大娘踩了我半天,腿也感觉有些累了,于是便放下杂志,站起身,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看着软趴趴躺在床上的我说道:“阿文啊,你肚子不疼了吧?大娘我踩你踩的很累了,不能再给你踩了,我腰都不快折了呢,你休息一会啊,一会多喝点热水,我还有点活没干完呢。”说完,竟然还给我盖上了被子,然后走下床,脱下湿漉漉的臭黑丝,穿上拖鞋走了。 我无力的躺在那里,回忆着刚才被大娘无情踩射的感觉和画面,床上还弥漫着大娘的脚臭味道,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感觉非常好闻,跟小婶儿的脚臭一样的好闻,我摸了摸湿湿的裤裆,突然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从下体传来,这一下可把我吓坏了,无力感顿时消失。我赶忙脱下裤子和湿哒哒的内裤,只见小JJ上湿漉漉的,被大娘用脚蹂躏的有些变形,包皮外翻,gui头部位紫红紫红的,不过好在摸上去不疼。而小JJ侧面却是印着一大片紫青,疼痛就是从这里传来的,我轻轻的碰了碰,异常疼痛。我赶紧走下床来到厕所,小心翼翼的用清水清洗着备受大娘臭丝袜脚摧残的小JJ,回想着刚才的刺激感受,还有大娘最后的话语,看样子大娘真的不知道她踩的是我的小JJ啊!这种被女性长辈用脚无意识蹂躏的禁忌快感实在是过瘾了,忽然间,我似乎感觉受这点伤真算是值了,但是,傻傻的我没有想到大娘根本不是无意识踩我的。 14.被大娘的臭脚丫踩上瘾了 在厕所洗干净出来,此时我只是穿着小裤衩了,裤子被我用水清洗干净裆部后晾了起来,还好是刚入秋,天气还不凉,要不然我就冻坏了,虽然小裤衩上也是湿漉漉的,跟尿裤子一样,但是没办法啊,难道光着吗?这时,有一股尿意袭来,我赶紧走到坐便前准备撒尿,但是让我流泪的事情发生了,我尿尿的时候一阵一阵疼痛传来,让我不能舒爽的放水,只能咬着牙一点一点的挤出尿液。“不会这么悲剧吧,小JJ看上去只是外面受伤了啊,怎么现在我的小JJ被大娘那双臭黑丝脚踩的尿尿都疼了?难道里面也受伤了?外面受伤可以抹点药啥的,可里面怎么办?去看医生?那大娘、小婶儿甚至老妈不就会知道了么?这可怎么办啊。”我如是想着。但是转念一想到小JJ的伤是自己的大娘无意识踩踏造成的,心里不知怎么的竟然有一丝丝的兴奋。 刚出厕所,跟正在干活的大娘迎面撞了个对脸,我有点脸红。大娘停下手里的活,看了看了,瞄到了我穿着湿漉漉小裤衩的裆部,很有深意的一笑,装作关心的问道:“呀!阿文,你怎么就穿个小内裤啊,小内裤上还。。。尿裤子了?” 听到大娘的话,我脸更红了,支支吾吾的开始编:“呵呵呵,那个,大娘,我刚才撒尿的时候没瞄好,手一抖就给尿裤子上了。。。呵呵呵。” “尿啦!哈哈哈,你这孩子,都14岁了还发生这种事儿,要我怎么说你,好了,赶紧把小内裤脱下来,大娘给你洗洗。”大娘慈眉善目的说道。 “啊?脱了啊,那个。。。大娘啊,我裤子也湿了,厕所里晾着呢,这个小裤衩脱了里边就没有了。。。”我脸红着说道。 “你这孩子,谁说让你光着啦,等着。”大娘说完,转身进入卧室拿了一件干净的短裤给我,说道:“诺,赶紧换上,把你的小内裤和裤子给我,我给你洗洗,都是尿了,多脏啊。” 我听话的照做了,大娘两个手指捏着我的小内裤走进厕所扔进水盆,连带我晾着的运动裤也扔了进去开始清洗。我穿着干爽的短裤,看着大娘给我洗内裤的身影,175的身高,齐耳的短发比较干练,一双大长腿,虽然感觉有点肉肉的,但是在紧身牛仔裤的包裹下,显得异常丰满,牛仔裤角露出一双穿着女士拖鞋的短肉丝大脚,肤色适中,骨感且硕大,把肉丝撑的薄薄的,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涂着黑指甲油又粗又长的脚趾不是很整齐,但还是紧密的凑在一起,脚跟隐隐看上去有些老茧,脚面上的青筋暴露,诉说着一位家庭主妇生活的沧桑。看到此情此景,心里突然觉得大娘这人其实也很不错啊,虽然没有小婶儿那么漂亮,脚丫也没有小婶儿那么好看,但是整体却透着一股朴实无华的淳朴,而且大娘也似乎不是那么讨厌我,对我还不错嘛。对了,大娘怎么穿的是肉丝?那双臭臭的短黑丝袜呢? 大娘洗完我的小内裤和裤子,甩干后在阳台晾了起来,看着我坐在客厅看着她,于是便走到我身前对我说道:“阿文,你都14了吧,也不是小孩儿了,尿尿都能尿道裤子上,以后可得注意点啊,对了,肚子不疼了吧?” “啊?哦,呵呵,不疼了,不疼了。”我呵呵说道。 “哦,那就好,大娘踩的管用吧,以后肚子疼了就来找大娘,大娘用脚给你踩踩就好了!”大娘语重心长的说道。 “哦,谢谢大娘。”听到大娘的话,我心里就不由自主的一阵激动,心脏开始砰砰的跳。 大娘见我回答,摸了摸我的头,继续去干活了。 晚上小婶儿和姐姐回来了,我们娘四个共同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晚餐期间我‘尿裤子’的消息不胫而走,惹得小婶儿和姐姐一阵欢笑。 晚饭吃完,聊了会天,小婶儿便带我回家了,到了家,已经很晚了,小婶儿也没用她白嫩的脚丫给我‘按摩’,各自洗澡睡觉了。 躺在床上,感觉到小JJ上的青紫部位还是很疼,回想着下午大娘用散发着妇人独有脚臭的黑丝袜脚丫对我粗暴的踩踏,越想越刺激,越想越上瘾,总有种再次体验的欲望,而后又想到大娘后来说的话,我心里高兴了,看样子等小JJ的状况好了,必须装肚子疼再让大娘踩踩。想着想着,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时光匆匆,一周过去了。这期间,由于小JJ持续处于受伤状态,我怕小婶儿发现,所以没敢主动往小婶儿脚丫上贴了。而小婶儿见我竟然没有每天跟她犯贱,也乐得清闲,还以为我转性变正常了,心里还挺高兴的,其实,真实情况不是这样的。 镜头转到一周前的周一中午。快下课了,我坐在位子上发呆,经过1天多的修养,我的小JJ上的青紫变淡,没这么疼了,尿尿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疼痛了,可是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大娘,强烈的欲望驱使我再去找大娘踩我。由于大娘家里我的学校比较近,所以下课铃一响,我便匆匆的跑去大娘家。 5分钟的狂奔过后,门开了,果然只有大娘一个人在家,她看到突然出现的我有些发愣,于是我赶紧说明来意。 “大娘,那个,我。。。我在学校的时候感觉到有点肚子疼,所以。。。所以我中午就过来找您了,想让您帮我踩踩。。。您。。。您不是说我肚子疼的时候能来找您么!”我支支吾吾的说道。 大娘听到我的话,恍然大悟,立马浮现了微笑,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我说道:“哦!这样啊,那好吧,快进来。” 我迫不及待的躺在床上,双腿分开冲着床边的窗台,把小JJ在裤子里放平摆好位置,装着打嗝对大娘说道:“咯~~~大娘,您快来帮我踩吧,我躺好了。” 大娘答应了一声,脱下拖鞋走上了床。今天大娘穿的是一条黑色健美裤,有脚蹬的那种,大脚丫上穿的是一双肉色的短丝袜,丝袜被大娘的大脚撑的薄薄的,丝袜看上去比较干净,但是还是散发着阵阵妇女独有的脚臭,不过这种臭味比上次轻多了,可还是把我熏的晕晕呼呼的,感觉无比美妙。 大娘坐在窗台上,这次没有看杂志,也没有翘二郎腿,而是抬起肉丝右脚,盯着我的裆部就一脚踩了下去,前后搓动了一下,似乎是在感觉我小JJ的位置,搓动几下之后,便把肉丝脚的踩的位置往前移动了一点,微微抬起脚跟,正正的用前脚掌踩在了我的gui头部位,然后便加大脚上力气,开始粗暴的揉踩我变硬的小JJ。 一阵阵轻微的疼痛混杂着剧烈的快感随着大娘的臭肉丝脚的踩揉下传来,让我大为满足,浑身充血。不到2分钟,在这种被妇人粗暴的踩弄小JJ的快感和疼痛刺激下,我射了,精液不停的被大娘的肉丝大脚推出来,阴湿了裤子。 大娘尽管感觉脚下的一股股温热,知道侄子射了,但是踩弄却没有停下,而且下脚更用力了。结果又过了不到3分钟,我的精液再次被大娘粗暴的踩了出来。 大娘感觉右脚踩累了,便抬起右脚放在床上,然后换成左脚继续揉踩。在大娘抬起右脚换上左脚踩的,我突然感觉到我的小JJ部位从开始轻微的疼痛变成很疼了,心想坏了,这才被大娘踩了这么一会就又被踩伤了?不行,虽然很爽但是不能再让大娘继续踩了,继续踩下去的话,我的小JJ估计就要废了。 于是我赶忙双手抓住大娘的肉丝左脚说道:“大娘,您、、、您别。。。别踩了,我肚不疼了。” 大娘停下了左脚的动作,故意踩着我问道:“恩?不踩了?大娘才给你踩了多长时间,你肚就不疼了?”说完还用力的前后动了一下左脚。 大娘的左脚这一动,我小JJ又是一阵疼,这是还要继续踩我的节奏啊,这是要要我命啊。我赶忙说道:“不疼了,不疼了,真的,大娘,我现在得赶快去厕所,想拉屎。” 大娘听了我的话,觉得有些可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终于放开了踩着我小JJ的臭肉丝左脚,用脚尖点了点我的肚子,哭笑不得的说道:“好啦,去吧去吧,你这孩子,恶不恶心人啊,说的我好像把屎给你踩出来似得,真有你的。” 大娘抬起了脚,我重获自由,嘿嘿一笑,赶紧跑向厕所。到了厕所扒开裤子一看,湿漉漉的小JJ软趴趴的垂在那里,gui头上果然出现了青紫,和小JJ侧部的旧伤遥相呼应。。。我赶紧用清水小心把小JJ的洗干净,然后用纸巾把内裤和裤子擦干。 刚走出厕所,传来了大娘的声音:“阿文,还没吃饭吧,大娘正做饭呢,一会吃完了再去上学啊。” 我答应了一声,脸红红的捂着隐隐作痛的裤裆,坐在沙发上开始发呆。不一会,饭熟了,我们娘俩对坐着吃着饭,不知怎么的,有点不敢看大娘别有意味的眼神,于是麻利的吃完饭,跟大娘告辞,微微叉着双腿回学校了。 随后,基本上每隔一天,我中午就会犯贱的去找大娘,装作肚子疼被大娘用臭脚丫踩一次。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能是我爱上了这种被女性长辈用脚粗暴蹂躏小JJ的感觉,这和小婶儿那种温柔的踩弄差别很大,虽然大娘是隔着裤子踩的,但是大娘的这种踩踏比小婶儿的那种踩踏更刺激,更让人上瘾。而我可怜的小JJ,也在大娘粗暴的踩踏下,一次比一次受伤重,直到周末,又一件事情发生了。。。 未完待续。。。11.我与小婶儿的默契 一夜无话,旅行转天早上,旅行刚刚起床的我扒开小裤衩,摸了摸我的小JJ,嘿,果然一点不疼了,看来我的恢复能力堪比吸血鬼了啊,我异常高兴。 傍晚下学回家,我竟然看到小婶儿早回来了,看小婶儿侧躺在沙发看杂志,她竟然没换衣服,还穿着上班的衬衣和西裤,脚下的丝袜也没脱,竟然还是一双灰色的短丝袜,不是还是那双吧?看到这我又犯贱了,心里砰砰的跳,于是我向着小婶儿打招呼:“哈喽啊,婶儿,你回来这么早啊。” “恩,单位没事儿,我就早下班回来了。”小婶儿看也没看我,随口回答道。 我见小婶儿专心看杂志,于是在欲望的驱使下,我飞快的放下书包,然后脱得只剩一条小内裤,做贼一样缓缓的靠近沙发,当走到小婶儿灰丝袜脚前的时候,我的心跳更快了,但是猛然间闻到一股股臭味从小婶儿的脚丫上传来,异常强烈,但是我没有在意,然后慢慢的把小JJ缓缓的从小内裤里掏出来,俯下身,扒开包皮,轻轻的把它gui头往小婶儿的灰丝袜脚丫上蹭,一阵阵丝滑温热的快感传来,弄得我差点腿软。 就在这时,小婶儿扔掉手上的杂志,猛然坐起,看着我用小JJ蹭着她的灰丝脚,阴沉的说道:“爽么?” 我下意识的回答道:“婶儿,很爽的,来给我弄吧。”于是我赶快脱掉小裤衩,摆好姿势,张开腿坐在小婶儿脚前。 小婶儿咬了咬牙,从嘴里挤出一句:“好!”说完抬起左脚,直接一脚就狠狠的踩住了我的裆部,把小JJ和小蛋蛋又踩在了一起,让我无法移动,接着又高抬右脚,同样狠狠的踩在了我的脸上。利落的做完以上动作,小婶儿装作恶狠狠的说道:“哼,你个死孩子,小婶儿我就等这时候呢,怎么样?我的脚丫香么?哼,我穿的这双丝袜还是前天那双,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我特意今天又穿了一天,臭死你,让你喜欢我的脚丫!婶儿的脚丫这么臭你还喜欢吗?恩?我非得把你这臭毛病给治好了。”小婶儿说完,加重了踩着我脸的臭灰丝脚的力度。 我的脸被小婶儿温热的脚丫覆盖着,灰丝袜上散发的阵阵汗臭味让我有点恶心想吐,就想挣脱小婶儿的双脚,但是又一想到这是疼爱我的小婶儿的臭丝袜脚,是那双令我第一次体会到射精美妙感觉的丝袜脚,不知怎么的,我心里忽然间感觉小婶儿灰丝脚散发的阵阵汗臭竟然是那么让人喜爱,那么让人着迷,于是我伸出了舌头舔了几下小婶儿的臭灰丝脚底,而后我就感觉到嘴里涌入一股咸咸的臭味,但是却意外的让我觉得美味,在我心里,小婶儿的这种脚臭成为了催化剂,同时在小婶儿温暖的左脚的踩踏下,竟然让我下体疯狂的充血,逐渐的变大,顶的小婶儿的灰丝左脚竟然有点踩不住了。 小婶儿琴忽然感觉到侄子阿文的小JJ在她这种侮辱性的踩踏以及脚臭的攻势下竟然渐渐的勃起了,甚至微微的顶起了她的灰丝左脚,于是她又加重了左脚的力度,打算把侄子那不老实小JJ踩下去,可是她失败了。随着小婶儿灰丝左脚的力度加大,她竟然又感觉到脚下侄子的小JJ勃起反抗的力度也在增大,然后又是慢慢的顶起她的脚丫,她心里甚至有种错觉,她踩的不是侄子的小JJ,而是一个弹簧,她本想用左脚继续加力,但是又怕踩伤自己疼爱的侄子,于是她不敢加力了。就在她正有些郁闷的时候,她踩着侄子脸的臭灰丝右脚脚心部位,忽然感觉到一阵酥痒,而在她仔细感觉下,得出的结论竟然是侄子阿文在用舌头舔她的臭灰丝脚丫。顿时,小婶儿琴的心里突然间升起了一种无力感,她本想用脚臭治疗下侄子的臭毛病,因为那味道她自己闻了都是要吐的,心想这样肯定能让侄子讨厌她的脚丫,可没想到结果似乎是起了反作用,侄子似乎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恶心厌恶,而是在这种攻势下得到了更加强烈的快感。 小婶儿看到我的反应,双肩又是垮了下来,收起了双脚,愣愣的坐在我身前,披头散发,臊眉耷目的,看着我不说一句话。 我见小婶儿抽回了双脚,心中就是一阵失落,小婶儿的这种臭脚真让人欲罢不能啊,可突然就停了,这让我情可以堪,于是便准备开口询问。 小婶儿见我就要开口说话,立马就又抬起臭灰丝脚堵住我的嘴,然后顺势把我的头仰面踩在沙发上,而后柔声说道:“阿文!你别说话,我怕你说了什么话之后婶儿会疯的。你就老老实实的闻婶儿的臭脚丫吧,让婶儿静一静,好好考虑下好吗?” 我见小婶儿又把灰丝脚丫踩在我脸上了,心里顿时又高兴了,大胆的伸出舌头舔着小婶儿的臭灰丝脚心,然后又随手抬起小婶儿的另一只臭灰丝脚丫放到我的小JJ上,满足与快感又遍布全身。 小婶儿任由我用舌头和小JJ对她臭脚丫进行‘亵渎’,愣愣的看了一会,便泄气般的躺在了沙发上,一双俏目望着天花板,楞的出神儿,只感觉到侄子的舌头和小JJ在她脚底的运动似乎让她感觉有那么一点舒服。 过了一会,小婶儿问道:“阿文,跟婶儿说实话,你不觉得我今天的脚丫很臭吗?” 我闻言,停下了对小婶儿臭脚丫的舔弄,把臭灰丝脚从我脸上轻轻搬起,回答道:“婶儿啊,说实话啊,开始时候其实觉得真的有点臭,有点恶心,不过呢?我忽然一想到这是小婶儿你的臭脚丫,我就感觉不臭了,还很香,嘿嘿嘿。” 小婶儿听到我的话语,先是一愣,然后忽然间感觉心中郁闷似乎消散了,本来纠结的心情也不知道是被什么力量给解开了,用双臂支起上身,看着侄子阿文卖力的舔着她臭臭的灰丝袜脚丫,脚下不时的传来阵阵酥痒,心中不知道是为什么,竟然感觉到了丝丝愉悦,嘴角勾起了微笑。 小婶儿的心里活动我是不知道的,其实,我只是听到小婶说要治我的什么臭毛病,让我心里忐忑,怕小婶儿又要不给我弄了啊,于是我就想着卖力的讨好一下,舔舔小婶儿的臭脚丫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没想到我竟然会爱上她。 小婶儿心中释然,于是呼了口气对我说:“呼!阿文啊,别舔了,怪臭、怪脏的,多埋汰呀,婶儿去洗洗脚换双丝袜,回来给你弄好不好?” 我搬开踩在脸上的丝袜脚,说道:“不用了,婶儿,这双丝袜就挺好的,你上班一天很累了,我凑合一下就可以了,一会晚上我还给你洗脚哈,对了,婶儿,你能动动另一只脚吗?还有,我今天能射出来吗?”说完我又继续卖力的舔起小婶儿的臭灰丝脚丫。 小婶儿听了我的话,实在是对我又爱又恨,缓缓的揉动起踩着我小JJ另一只臭灰丝脚,柔声回答道:“不行的,阿文,你昨天射出来太多次了,很伤身体的,你现在还在发育,下礼拜再说吧,听婶儿的话好吗?” “唔!”被小婶儿的臭丝袜脚踩着脸,说不出话,只能闷声答应。 约莫过了2分钟,小婶儿在我快要射出来的时候停下了丝袜脚的运动,她见我又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要射精了,有些哭笑不得,但又有些担心,她心中希望这是侄子昨天刚被当婶儿的用脚破处,再加上之后又射了几次的缘故造成的吧,侄子还小,身体还在发育,以后应该会慢慢变好的。她觉得自己作为当婶儿的,有责任也有义务要好好的控制这个无良侄子的射精频率了。 一个美妙的夜晚就这样过去了。而后,每天小婶儿下班回家,我就会脱得只剩小裤衩往她脚丫上贴,而后小婶儿会意了,然后等我摆好姿势,她就会用带着轻微女人脚汗味道的丝袜脚把我的小裤衩扒掉,然后一脚踩在我脸上让我舔,一脚踩着我的小JJ进行揉搓,每当我要被小婶儿的丝袜脚丫踩射的时候,我就会举手示意,小婶儿就会停下揉着我小JJ的脚丫,然后把这只丝袜脚也踩在我脸上,允许我再舔一会儿。不过,让人遗憾的是,小婶儿只允许我每7天才能在她脚下射出来一次。慢慢的,我和小婶儿之间渐渐的形成了一种默契。 就这样,每日傍晚,或者是晚上,在这间100多平米的公寓里,我和小婶儿就会上演这一幕‘和谐’的‘恋足伦理剧’。直到3个月之后的一天。。。 12.都是肚子疼惹的祸 我和小婶儿‘幸福’的在一起生活了2个月了,我的小JJ尝遍了小婶儿各种丝袜脚的味道,并且我的小JJ也在小婶儿的丝袜美脚下茁壮的成长着。 这期间,让小婶儿感觉到欣慰的是,小婶儿对我的射精控制起到了效果,我在她脚下的射精时间终于从2分钟左右延长到了5分钟,为此,小婶儿当日便用丝袜脚丫连续把我揉射2次以示祝贺。 这期间,让我感绝倒欣慰的是,经过小婶儿的特批,我的小JJ在小婶儿脚下的射精次数终于从1周1次增加到了1周2次,为此,我还和小婶儿一起出去大餐了一顿以示庆祝。 和小婶儿生活的这2个月,都是甜蜜与性福,同时也造成了懵懂的我对女人脚丫的迷恋,直到有一天,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这一天是周六,我和小婶儿相约去大娘(爸爸的哥哥的老婆)家做客,我、小婶儿和姐姐(大娘的女儿)关系很不错,姐姐非常喜欢我,但是大娘却不怎么喜欢我,小婶儿告诉过我原因,是因为大娘她生了女儿呢,而我确是长孙,也是我们家唯一的孙子,而我的爷爷和奶奶都是重男轻女的的古板人物,所以他们对我非常喜爱,可是却对姐姐态度一般,进而对大娘也不待见,总是冷眼相对,这让大娘觉得很不公平,从而渐渐的就对我这个长孙形成了些许讨厌的情绪。 尽管大娘讨厌我,但是我其实并不讨厌她。不一会我和小婶儿就来到了大娘家,是大娘开的门,我也是好久没见过她了,于是我定睛看去。大娘应该有40岁了,约莫175的身高,虽然长相一般,但是是个称职的家庭主妇,不胖不瘦,可能是由于经常干家务的缘故,腿比较丰满,显得有力,她上身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女士T恤,而下身穿着一条女士紧身牛仔裤,紧绷的包裹着丰满的有些粗的腿,脚下穿着拖鞋,一双短款黑丝袜套在双脚上,丝袜尖部有些泛黄,咋一看去大娘的这双脚丫应该得有40码,比小婶儿的大了足足4码。 大娘热情的把我们迎进屋,端茶递水闲聊,午饭过后,小婶儿和姐姐表示,她们要去逛街,大概晚上回来吃饭,于是便起身告辞。大爷(爸爸的哥哥、大娘的丈夫)作为老大,经常在爷爷奶奶家伺候老人尽孝,所以也很少回来,这时屋里就剩下我和大娘了。 我无聊的喝着冰可乐上着网,大娘则在收拾屋子,谁知天有不测风云,突然间肚子咕噜噜的一叫,便开始疼了。我赶紧找大娘求药,吃完药后,便开始蹲厕所,但是悲剧的是,在厕所蹲了半天也没见放出半个屁来,于是我把我的情况跟大娘说了,大娘听后,给我分析说:“阿文啊,估计你是着凉了,肚子里有凉气,我去给你找个暖水袋吧。”说完边去翻箱倒柜。 我躺在床上瞎哼哼,不一会,大娘走进屋,却是空着手的,她来到床前,说道:“阿文,暖水袋找不到了,你肚子真的很疼吗?有什么感觉?” 我回答:“就会感觉肚子里有气乱窜,然后会咕噜噜的响,疼痛时有时无。” 大娘闻言点点头,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你这就是肚子里有凉气了,暖水袋也没找到,这样吧大娘给你揉揉吧。”说她完便开始用手缓缓的大力的揉动我的肚子,我感觉似乎有些作用,打了几个隔,好了很多。 谁知大娘用手揉了大概几分钟,便停下了手,柔声跟我说道:“阿文,这揉肚子得用力气才能赶出凉气,大娘用手给你揉累了,用脚给你揉揉行不?” 我一听到大娘的话就是一惊,这。。。虽然大娘40岁了,可是长得还是过得去的,虽然腿有些丰满,不过也不是多么不能令人接受,何况大娘脚上还穿着短的黑丝袜呢,大娘竟然主动提出来了,就让她踩踩肚子吧,试试跟小婶儿踩的感觉有什么区别,要是能踩我的小JJ就好了,可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大娘不喜欢我,估计不可能像小婶儿那样会给我用脚踩小JJ。 我点点头,说道:“恩,那谢谢大娘了,您上床踩吧。” 大娘见我答应,便脱了拖鞋,上了床,大娘走进我身边,顿时一股浓郁的脚臭扑鼻而来,我扭头一看,原来竟然是大娘的那双短黑丝袜脚发出的味道,这味道比小婶儿那成心穿了3天的臭灰丝袜脚的味道还要浓郁。 我忍着大娘的脚臭,看向大娘的黑丝袜脚,黑丝袜脚尖有些泛黄,估计是大娘有点懒,不经常清洗的缘故,脚趾比较粗大也比较长,脚趾甲上涂着黑色的指甲油,在黑丝袜下隐隐若现,整个脚型比较长也比较骨感,没什么肉,但是脚上的青筋却根根暴露,露着狰狞的面容,总之大娘在我面前展现的的黑丝袜脚丫就是给人一种女性的大脚的感觉,跟小婶儿那种纤纤玉足完全不同,感觉上是两个极端。 大娘抬起一只臭黑丝袜脚,缓缓的踩在我的肚子上,用力的揉了一下,顿时一股压迫感传入胃部,使得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咯。 大娘见我打嗝了,看着我一笑说道:“哈哈,阿文,怎么样大娘的脚管用吧,大娘再给你好好踩踩,一会凉气全赶出去,肚子就不疼了。”说完,便转了一下身体,面冲我的脸,黑丝右脚也从横着踩变成了竖着踩,一下一下的挤压着我的肚子,阵阵凉气被大娘用脚往上赶,最后从我嘴里吐出来。随着大娘的脚部用力的动作,以及她丝袜脚底的温热,我的肚子真的渐渐的就不疼了。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肚子中一片清爽,我正要好好感谢一下大娘,忽然间我感觉到大娘的臭黑丝右脚往下踩了踩,脚掌踩着我的小腹前部,而脚跟则随着整只脚的前后揉动,一下一下触碰着我的小JJ,大娘的这一动作顿时让我欲望大起,希望大娘的臭黑丝脚还能继续往下移动吧。但是等了半天,还是踩在那里用力的前后揉动着,看样子大娘她知道再往下踩就会踩到我的小JJ了,所以她没有把脚再向下挪。怎么才能让大娘再不知情的情况下踩我的JJ呢?我冥思苦想。忽然间想出了一个猥琐的主意。 我对大娘说:“大娘,您等会再踩,我提下裤子。” 大娘闻言,停止了臭黑丝右脚的动作,然后悬空抬起脚,等待我提裤子后继续踩。 我见大娘竟然把臭黑丝右脚悬空着,似乎等待着什么,这种情景顿时让我犯贱的心理大起。于是我赶紧把手伸进裤子里,然后把微硬的小鸡鸡向上放成平躺在小腹上,然后扒开包皮,露出龟头。准备完毕,我对大娘说:“呵呵呵,大娘,我裤子整理好了,您继续帮我踩肚子吧。” 大娘放下臭黑丝右脚,不出我所料的还踩在那个位置,而此小JJ已经被我放平了,所以大娘的黑丝脚跟部正正的踩在了我的小JJ中前部,JJ上的一阵压迫感传来,问着空气重弥漫的大娘的脚臭味道,我的JJ瞬间可耻的硬了。 大娘继续用臭黑丝右用力的前后揉踩着我,我的小JJ就在她脚后跟的大力揉踩下越来越硬了。这种小JJ被踩的感觉完全不同于小婶儿踩我,小婶儿踩我的时候总是柔柔的、轻轻的、慢慢的,而此时大娘踩我JJ的感觉确实重重的、狠狠的,虽然是隔着裤子踩的,但是快感也是异常强烈。不一会,我的小JJ就在大娘的臭黑丝右脚下变得大大的,硬邦邦的了。 我闭着眼享受着,也忘了打嗝做掩饰了,而此时大娘也皱了皱眉,似乎感觉到了她自己脚下踩着的地方有些异常。 大娘居高临下的看了看我,问道:“大娘这样踩。。。不疼么?” “不疼啊!很舒服。”我由于被大娘臭黑丝脚踩的很过瘾,同时被她的脚臭熏的有点迷糊,所以对大娘突然的问话我也没多想,下意识回答道。 大娘听了我的回答,然后看了看我,发现我竟然闭着眼睛,似乎在享受的样子,于是她慢慢把右脚向下移动了一点,用力的前后揉踩着,仔细的感觉了一下自己脚下的异常,似乎是侄子的小JJ被她用脚踩的勃起了,恍然大悟,嘴角勾起一股邪恶的笑容。 13.大娘的粗暴踩踏 大娘脸上的表情我是完全不知情的,而她臭黑丝右脚对我的‘试探’我也没感觉出来。而就因为这两个‘漏洞’,让我承受了一次大娘暴风雨般的踩踏。 大娘用她的臭黑丝右脚踩着我小JJ部位的裤子前后用力揉动着,忽然间,她觉得应该耍弄一下自己脚下的侄子。于是便故意的放轻了右脚的力度,并且把臭脚丫向上移动,开始轻柔的踩我的肚子,然后看着我,似乎在等待。 此时的我,正闭眼享受大娘的这种大力踩踏呢,忽然觉得小JJ部位没了压迫感,我便睁开了眼,微微抬起头,看到大娘正盯着我,再看她踩我的臭黑丝右脚,竟然向上移动了,没有在踩我的小JJ,而是踩肚子了。这下我可郁闷了,还没爽够呢啊,大娘您怎么就不踩了啊。 于是,我跟厚着脸皮跟大娘说:“大娘,那个,您脚大点力气好吗?太轻了,我肚子里的凉气踩不出来。还有,您能不能往下踩点,那里还有点疼,好像有凉气。”说话的同时我双手抓住大娘的臭黑丝右脚,顿时入手就是一片丝滑,然后自欺欺人般的捉着大娘的黑丝袜脚丫慢慢往下移动,直到大娘的脚跟又踩到了我的gui头部位所在的裤子,然后我又闭上眼,等待大娘的大力踩踏。 大娘听着我有些可笑的话语,看着我抓着她右脚的动作,邪恶的笑容更盛了,于是便“恩!”了一声,然后对我说道:“阿文,大娘脚有点累了,咱换个姿势吧。” 我欣然同意。大娘见我同意,便开始指挥我摆姿势。 我依然躺在床上,而大娘却不是站着的了,而是坐在床边的宽窗台上,翘着二郎腿,臭黑丝脚一抖一抖的,惹人冲动。大娘看着我说:“阿文,你面对我躺着吧,双腿分开,大娘累了,坐着给你踩肚子吧。”随后,顺手拿起手边的一本杂志边看边说道:“你躺好了告诉我,我就开始给你揉肚子。” 我看着大娘竟然在看杂志,心想天助我也啊,于是摆好姿势跟大娘说道:“大娘,我躺好了,您帮我揉吧。”说完便用手去抓大娘的臭丝袜脚,准备把她放在我的小JJ部位。 让我没想到的是,还没等我抓到大娘的臭黑丝脚,大娘便抬起了右脚踩在我的裤子的裆部,由于大娘的脚比较大,所以,此时她的前脚掌覆盖了我的整个JJ,而脚跟却是踩在了我的小蛋蛋上,然后便开始用力的前后踩揉。 我此时很是惊讶和兴奋,没想到大娘在看杂志,眼睛没看着就竟然会踩得这么准,把我的小JJ连带小蛋蛋都一块都踩在黑丝脚下了。此情此景,让我异常欣喜,大娘看着杂志呢,肯定不知道她是在踩我的小JJ,这种女性长辈无意识踩踏的奇异感觉让我感到了别样的快感,于是我又闭上眼睛开始享受。 大娘用臭黑丝右脚开始用力的踩着我裆部前后揉动,忽然她移动了一下杂志,用余光看到我又在闭着眼睛享受,邪邪的一笑,然后继续看着杂志,右脚的力度更加大了。 约莫2分钟,阵阵禁忌般的快感袭来,我在大娘的这种大力踩踏下射了,精液在大娘臭黑丝右脚有力的踩揉下,一股一股的被挤出来,直到最后一股精液随着大娘脚丫的踩揉流出,我本来硬硬的的小JJ开始在大娘脚下慢慢变软。但是大娘没有停止脚部的运动,依然在用力的用臭黑丝右脚前后踩揉我射精后变得疲软的小JJ,酸麻的不适感随着大娘的用力踩揉一股一股的传入大脑,虽然难受,但是我却不想把小JJ从大娘脚下移开,因为这种被女性长辈用脚蹂躏的感觉让我着迷,欲罢不能。 大娘感觉到自己脚下忽然传来一股股温热,随后又感觉到脚下本来硬邦邦的事物开始变小、变软,她知道,侄子阿文被她踩射了,不过她脚下没有任何怜悯,依然重重的前后踩揉着侄子疲软的小JJ,只不过脚下更加用力了,看上已经去近乎于粗暴了。 我的裆部传来了大娘更加用力的踩踏,感觉我的小蛋蛋已经被大娘的臭黑丝脚跟压的成了椭圆形,而疲软的小JJ则在裤子里被大娘用臭黑丝脚掌粗暴的踩的滚来滚去,丝丝酸麻与疼痛同时从小JJ与小蛋蛋部位传来,可这种疼痛却在一种伦理禁忌的推波助澜下,变成了丝丝快感传入我的脑海。渐渐的我疲软的小JJ在大娘粗暴的踩揉下又可耻的硬了。 大娘看着杂志,忽然感觉到自己脚下的事物又从软变硬,便又加快了前后揉动的速度,但是力度不变。 而我,听到也感觉到了大娘脚下的速度加快了,‘刷刷刷’的声音不停的从臭黑丝脚与我的裤子摩擦中传出,而且这种声音是越来越快。我的身体随着大娘粗暴的上下踩揉动作运动着,一耸一耸的。 在大娘臭黑丝右脚的粗暴蹂躏下,还不到3分钟,阵阵被丝袜脚蹂躏的快感把我推到了顶峰,我的小JJ又被踩射了,又是一股股精液被大娘用脚一点点踩出来,此时的我浑身无力,只感觉到我的裤子似乎全湿了。 而此时,大娘竟然还没有停止脚下动作,而是继续粗暴的踩踏着我的裆部,速度和力度都没有减少。我被连续踩出来两次之后,有点受不了了,小JJ非常的疼,估计是被大娘踩伤了,刚想开口要大娘停下,但是当我睁开眼,看到大娘居高临下的坐在窗台上,一边看着杂志,一边翘着二郎腿,丰满的双腿叠在一起,把牛仔裤绷得紧紧的,从蓝色的牛塞裤腿露出了两只穿着短黑丝袜的大脚,其中一只黑丝袜脚粗暴的踩着我的裆部蹂躏着,而另一只黑丝袜脚则一翘一翘的在空中画着不规则的圆弧,散发着迷人的女人脚臭味道。看到这幅画面,我的大脑不知道怎么的就完全被欲望支配了,让我有种被大娘用臭黑丝脚粗暴的踩到精尽人亡的愿望。 我忍着疼痛,大娘依然在对我裆部进行着粗暴的踩揉,约莫过了5分钟,我的小JJ没有再次变硬勃起,不过却在大娘的臭黑丝脚踩揉下缓缓的吐出了精液,而我竟然没感觉到什么快感,所以我并不知道我射精了。 而正在对我进行疯狂踩踏的大娘确是感觉了出来,她感觉脚下的小东西自从第二次被她踩射之后就没有变硬,本来还在纳闷,但是过了很短的时间,一股温热从她脚底传来,她才知道侄子阿文又被她用丝袜脚踩射了,而且是在小JJ疲软的情况下被踩射的,想到这,她心理就涌现一种报复与虐待的快意,于是,她决定继续脚下的动作。 在承受大娘粗暴的踩了半小时之后,由于我第二次射精之后就没有快感了,所以我也不知道被踩射了多少次,我只感觉我裤子里被大娘踩出来的精液都已经快成一片小湖了,裤裆已经被殷湿了一大片。 大娘又踩了一会,她感觉到自己的黑丝袜脚底湿漉漉的,于是抬起脚,看到了我湿湿的裆部,她知道她的侄子阿文已经被她用臭丝袜脚踩出来很多次了,她第一次感觉到,原来用脚蹂躏侄子的小JJ的感觉是这么美妙,报复和虐待的心理得到了满足。 大娘踩了我半天,腿也感觉有些累了,于是便放下杂志,站起身,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看着软趴趴躺在床上的我说道:“阿文啊,你肚子不疼了吧?大娘我踩你踩的很累了,不能再给你踩了,我腰都不快折了呢,你休息一会啊,一会多喝点热水,我还有点活没干完呢。”说完,竟然还给我盖上了被子,然后走下床,脱下湿漉漉的臭黑丝,穿上拖鞋走了。 我无力的躺在那里,回忆着刚才被大娘无情踩射的感觉和画面,床上还弥漫着大娘的脚臭味道,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感觉非常好闻,跟小婶儿的脚臭一样的好闻,我摸了摸湿湿的裤裆,突然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从下体传来,这一下可把我吓坏了,无力感顿时消失。我赶忙脱下裤子和湿哒哒的内裤,只见小JJ上湿漉漉的,被大娘用脚蹂躏的有些变形,包皮外翻,gui头部位紫红紫红的,不过好在摸上去不疼。而小JJ侧面却是印着一大片紫青,疼痛就是从这里传来的,我轻轻的碰了碰,异常疼痛。我赶紧走下床来到厕所,小心翼翼的用清水清洗着备受大娘臭丝袜脚摧残的小JJ,回想着刚才的刺激感受,还有大娘最后的话语,看样子大娘真的不知道她踩的是我的小JJ啊!这种被女性长辈用脚无意识蹂躏的禁忌快感实在是过瘾了,忽然间,我似乎感觉受这点伤真算是值了,但是,傻傻的我没有想到大娘根本不是无意识踩我的。 14.被大娘的臭脚丫踩上瘾了 在厕所洗干净出来,此时我只是穿着小裤衩了,裤子被我用水清洗干净裆部后晾了起来,还好是刚入秋,天气还不凉,要不然我就冻坏了,虽然小裤衩上也是湿漉漉的,跟尿裤子一样,但是没办法啊,难道光着吗?这时,有一股尿意袭来,我赶紧走到坐便前准备撒尿,但是让我流泪的事情发生了,我尿尿的时候一阵一阵疼痛传来,让我不能舒爽的放水,只能咬着牙一点一点的挤出尿液。“不会这么悲剧吧,小JJ看上去只是外面受伤了啊,怎么现在我的小JJ被大娘那双臭黑丝脚踩的尿尿都疼了?难道里面也受伤了?外面受伤可以抹点药啥的,可里面怎么办?去看医生?那大娘、小婶儿甚至老妈不就会知道了么?这可怎么办啊。”我如是想着。但是转念一想到小JJ的伤是自己的大娘无意识踩踏造成的,心里不知怎么的竟然有一丝丝的兴奋。 刚出厕所,跟正在干活的大娘迎面撞了个对脸,我有点脸红。大娘停下手里的活,看了看了,瞄到了我穿着湿漉漉小裤衩的裆部,很有深意的一笑,装作关心的问道:“呀!阿文,你怎么就穿个小内裤啊,小内裤上还。。。尿裤子了?” 听到大娘的话,我脸更红了,支支吾吾的开始编:“呵呵呵,那个,大娘,我刚才撒尿的时候没瞄好,手一抖就给尿裤子上了。。。呵呵呵。” “尿啦!哈哈哈,你这孩子,都14岁了还发生这种事儿,要我怎么说你,好了,赶紧把小内裤脱下来,大娘给你洗洗。”大娘慈眉善目的说道。 “啊?脱了啊,那个。。。大娘啊,我裤子也湿了,厕所里晾着呢,这个小裤衩脱了里边就没有了。。。”我脸红着说道。 “你这孩子,谁说让你光着啦,等着。”大娘说完,转身进入卧室拿了一件干净的短裤给我,说道:“诺,赶紧换上,把你的小内裤和裤子给我,我给你洗洗,都是尿了,多脏啊。” 我听话的照做了,大娘两个手指捏着我的小内裤走进厕所扔进水盆,连带我晾着的运动裤也扔了进去开始清洗。我穿着干爽的短裤,看着大娘给我洗内裤的身影,175的身高,齐耳的短发比较干练,一双大长腿,虽然感觉有点肉肉的,但是在紧身牛仔裤的包裹下,显得异常丰满,牛仔裤角露出一双穿着女士拖鞋的短肉丝大脚,肤色适中,骨感且硕大,把肉丝撑的薄薄的,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涂着黑指甲油又粗又长的脚趾不是很整齐,但还是紧密的凑在一起,脚跟隐隐看上去有些老茧,脚面上的青筋暴露,诉说着一位家庭主妇生活的沧桑。看到此情此景,心里突然觉得大娘这人其实也很不错啊,虽然没有小婶儿那么漂亮,脚丫也没有小婶儿那么好看,但是整体却透着一股朴实无华的淳朴,而且大娘也似乎不是那么讨厌我,对我还不错嘛。对了,大娘怎么穿的是肉丝?那双臭臭的短黑丝袜呢? 大娘洗完我的小内裤和裤子,甩干后在阳台晾了起来,看着我坐在客厅看着她,于是便走到我身前对我说道:“阿文,你都14了吧,也不是小孩儿了,尿尿都能尿道裤子上,以后可得注意点啊,对了,肚子不疼了吧?” “啊?哦,呵呵,不疼了,不疼了。”我呵呵说道。 “哦,那就好,大娘踩的管用吧,以后肚子疼了就来找大娘,大娘用脚给你踩踩就好了!”大娘语重心长的说道。 “哦,谢谢大娘。”听到大娘的话,我心里就不由自主的一阵激动,心脏开始砰砰的跳。 大娘见我回答,摸了摸我的头,继续去干活了。 晚上小婶儿和姐姐回来了,我们娘四个共同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晚餐期间我‘尿裤子’的消息不胫而走,惹得小婶儿和姐姐一阵欢笑。 晚饭吃完,聊了会天,小婶儿便带我回家了,到了家,已经很晚了,小婶儿也没用她白嫩的脚丫给我‘按摩’,各自洗澡睡觉了。 躺在床上,感觉到小JJ上的青紫部位还是很疼,回想着下午大娘用散发着妇人独有脚臭的黑丝袜脚丫对我粗暴的踩踏,越想越刺激,越想越上瘾,总有种再次体验的欲望,而后又想到大娘后来说的话,我心里高兴了,看样子等小JJ的状况好了,必须装肚子疼再让大娘踩踩。想着想着,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时光匆匆,一周过去了。这期间,由于小JJ持续处于受伤状态,我怕小婶儿发现,所以没敢主动往小婶儿脚丫上贴了。而小婶儿见我竟然没有每天跟她犯贱,也乐得清闲,还以为我转性变正常了,心里还挺高兴的,其实,真实情况不是这样的。 镜头转到一周前的周一中午。快下课了,我坐在位子上发呆,经过1天多的修养,我的小JJ上的青紫变淡,没这么疼了,尿尿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疼痛了,可是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大娘,强烈的欲望驱使我再去找大娘踩我。由于大娘家里我的学校比较近,所以下课铃一响,我便匆匆的跑去大娘家。 5分钟的狂奔过后,门开了,果然只有大娘一个人在家,她看到突然出现的我有些发愣,于是我赶紧说明来意。 “大娘,那个,我。。。我在学校的时候感觉到有点肚子疼,所以。。。所以我中午就过来找您了,想让您帮我踩踩。。。您。。。您不是说我肚子疼的时候能来找您么!”我支支吾吾的说道。 大娘听到我的话,恍然大悟,立马浮现了微笑,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我说道:“哦!这样啊,那好吧,快进来。” 我迫不及待的躺在床上,双腿分开冲着床边的窗台,把小JJ在裤子里放平摆好位置,装着打嗝对大娘说道:“咯~~~大娘,您快来帮我踩吧,我躺好了。” 大娘答应了一声,脱下拖鞋走上了床。今天大娘穿的是一条黑色健美裤,有脚蹬的那种,大脚丫上穿的是一双肉色的短丝袜,丝袜被大娘的大脚撑的薄薄的,丝袜看上去比较干净,但是还是散发着阵阵妇女独有的脚臭,不过这种臭味比上次轻多了,可还是把我熏的晕晕呼呼的,感觉无比美妙。 大娘坐在窗台上,这次没有看杂志,也没有翘二郎腿,而是抬起肉丝右脚,盯着我的裆部就一脚踩了下去,前后搓动了一下,似乎是在感觉我小JJ的位置,搓动几下之后,便把肉丝脚的踩的位置往前移动了一点,微微抬起脚跟,正正的用前脚掌踩在了我的gui头部位,然后便加大脚上力气,开始粗暴的揉踩我变硬的小JJ。 一阵阵轻微的疼痛混杂着剧烈的快感随着大娘的臭肉丝脚的踩揉下传来,让我大为满足,浑身充血。不到2分钟,在这种被妇人粗暴的踩弄小JJ的快感和疼痛刺激下,我射了,精液不停的被大娘的肉丝大脚推出来,阴湿了裤子。 大娘尽管感觉脚下的一股股温热,知道侄子射了,但是踩弄却没有停下,而且下脚更用力了。结果又过了不到3分钟,我的精液再次被大娘粗暴的踩了出来。 大娘感觉右脚踩累了,便抬起右脚放在床上,然后换成左脚继续揉踩。在大娘抬起右脚换上左脚踩的,我突然感觉到我的小JJ部位从开始轻微的疼痛变成很疼了,心想坏了,这才被大娘踩了这么一会就又被踩伤了?不行,虽然很爽但是不能再让大娘继续踩了,继续踩下去的话,我的小JJ估计就要废了。 于是我赶忙双手抓住大娘的肉丝左脚说道:“大娘,您、、、您别。。。别踩了,我肚不疼了。” 大娘停下了左脚的动作,故意踩着我问道:“恩?不踩了?大娘才给你踩了多长时间,你肚就不疼了?”说完还用力的前后动了一下左脚。 大娘的左脚这一动,我小JJ又是一阵疼,这是还要继续踩我的节奏啊,这是要要我命啊。我赶忙说道:“不疼了,不疼了,真的,大娘,我现在得赶快去厕所,想拉屎。” 大娘听了我的话,觉得有些可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终于放开了踩着我小JJ的臭肉丝左脚,用脚尖点了点我的肚子,哭笑不得的说道:“好啦,去吧去吧,你这孩子,恶不恶心人啊,说的我好像把屎给你踩出来似得,真有你的。” 大娘抬起了脚,我重获自由,嘿嘿一笑,赶紧跑向厕所。到了厕所扒开裤子一看,湿漉漉的小JJ软趴趴的垂在那里,gui头上果然出现了青紫,和小JJ侧部的旧伤遥相呼应。。。我赶紧用清水小心把小JJ的洗干净,然后用纸巾把内裤和裤子擦干。 刚走出厕所,传来了大娘的声音:“阿文,还没吃饭吧,大娘正做饭呢,一会吃完了再去上学啊。” 我答应了一声,脸红红的捂着隐隐作痛的裤裆,坐在沙发上开始发呆。不一会,饭熟了,我们娘俩对坐着吃着饭,不知怎么的,有点不敢看大娘别有意味的眼神,于是麻利的吃完饭,跟大娘告辞,微微叉着双腿回学校了。 随后,基本上每隔一天,我中午就会犯贱的去找大娘,装作肚子疼被大娘用臭脚丫踩一次。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能是我爱上了这种被女性长辈用脚粗暴蹂躏小JJ的感觉,这和小婶儿那种温柔的踩弄差别很大,虽然大娘是隔着裤子踩的,但是大娘的这种踩踏比小婶儿的那种踩踏更刺激,更让人上瘾。而我可怜的小JJ,也在大娘粗暴的踩踏下,一次比一次受伤重,直到周末,又一件事情发生了。。。 未完待续。。。11.我与小婶儿的默契 一夜无话,旅行转天早上,旅行刚刚起床的我扒开小裤衩,摸了摸我的小JJ,嘿,果然一点不疼了,看来我的恢复能力堪比吸血鬼了啊,我异常高兴。 傍晚下学回家,我竟然看到小婶儿早回来了,看小婶儿侧躺在沙发看杂志,她竟然没换衣服,还穿着上班的衬衣和西裤,脚下的丝袜也没脱,竟然还是一双灰色的短丝袜,不是还是那双吧?看到这我又犯贱了,心里砰砰的跳,于是我向着小婶儿打招呼:“哈喽啊,婶儿,你回来这么早啊。” “恩,单位没事儿,我就早下班回来了。”小婶儿看也没看我,随口回答道。 我见小婶儿专心看杂志,于是在欲望的驱使下,我飞快的放下书包,然后脱得只剩一条小内裤,做贼一样缓缓的靠近沙发,当走到小婶儿灰丝袜脚前的时候,我的心跳更快了,但是猛然间闻到一股股臭味从小婶儿的脚丫上传来,异常强烈,但是我没有在意,然后慢慢的把小JJ缓缓的从小内裤里掏出来,俯下身,扒开包皮,轻轻的把它gui头往小婶儿的灰丝袜脚丫上蹭,一阵阵丝滑温热的快感传来,弄得我差点腿软。 就在这时,小婶儿扔掉手上的杂志,猛然坐起,看着我用小JJ蹭着她的灰丝脚,阴沉的说道:“爽么?” 我下意识的回答道:“婶儿,很爽的,来给我弄吧。”于是我赶快脱掉小裤衩,摆好姿势,张开腿坐在小婶儿脚前。 小婶儿咬了咬牙,从嘴里挤出一句:“好!”说完抬起左脚,直接一脚就狠狠的踩住了我的裆部,把小JJ和小蛋蛋又踩在了一起,让我无法移动,接着又高抬右脚,同样狠狠的踩在了我的脸上。利落的做完以上动作,小婶儿装作恶狠狠的说道:“哼,你个死孩子,小婶儿我就等这时候呢,怎么样?我的脚丫香么?哼,我穿的这双丝袜还是前天那双,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我特意今天又穿了一天,臭死你,让你喜欢我的脚丫!婶儿的脚丫这么臭你还喜欢吗?恩?我非得把你这臭毛病给治好了。”小婶儿说完,加重了踩着我脸的臭灰丝脚的力度。 我的脸被小婶儿温热的脚丫覆盖着,灰丝袜上散发的阵阵汗臭味让我有点恶心想吐,就想挣脱小婶儿的双脚,但是又一想到这是疼爱我的小婶儿的臭丝袜脚,是那双令我第一次体会到射精美妙感觉的丝袜脚,不知怎么的,我心里忽然间感觉小婶儿灰丝脚散发的阵阵汗臭竟然是那么让人喜爱,那么让人着迷,于是我伸出了舌头舔了几下小婶儿的臭灰丝脚底,而后我就感觉到嘴里涌入一股咸咸的臭味,但是却意外的让我觉得美味,在我心里,小婶儿的这种脚臭成为了催化剂,同时在小婶儿温暖的左脚的踩踏下,竟然让我下体疯狂的充血,逐渐的变大,顶的小婶儿的灰丝左脚竟然有点踩不住了。 小婶儿琴忽然感觉到侄子阿文的小JJ在她这种侮辱性的踩踏以及脚臭的攻势下竟然渐渐的勃起了,甚至微微的顶起了她的灰丝左脚,于是她又加重了左脚的力度,打算把侄子那不老实小JJ踩下去,可是她失败了。随着小婶儿灰丝左脚的力度加大,她竟然又感觉到脚下侄子的小JJ勃起反抗的力度也在增大,然后又是慢慢的顶起她的脚丫,她心里甚至有种错觉,她踩的不是侄子的小JJ,而是一个弹簧,她本想用左脚继续加力,但是又怕踩伤自己疼爱的侄子,于是她不敢加力了。就在她正有些郁闷的时候,她踩着侄子脸的臭灰丝右脚脚心部位,忽然感觉到一阵酥痒,而在她仔细感觉下,得出的结论竟然是侄子阿文在用舌头舔她的臭灰丝脚丫。顿时,小婶儿琴的心里突然间升起了一种无力感,她本想用脚臭治疗下侄子的臭毛病,因为那味道她自己闻了都是要吐的,心想这样肯定能让侄子讨厌她的脚丫,可没想到结果似乎是起了反作用,侄子似乎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恶心厌恶,而是在这种攻势下得到了更加强烈的快感。 小婶儿看到我的反应,双肩又是垮了下来,收起了双脚,愣愣的坐在我身前,披头散发,臊眉耷目的,看着我不说一句话。 我见小婶儿抽回了双脚,心中就是一阵失落,小婶儿的这种臭脚真让人欲罢不能啊,可突然就停了,这让我情可以堪,于是便准备开口询问。 小婶儿见我就要开口说话,立马就又抬起臭灰丝脚堵住我的嘴,然后顺势把我的头仰面踩在沙发上,而后柔声说道:“阿文!你别说话,我怕你说了什么话之后婶儿会疯的。你就老老实实的闻婶儿的臭脚丫吧,让婶儿静一静,好好考虑下好吗?” 我见小婶儿又把灰丝脚丫踩在我脸上了,心里顿时又高兴了,大胆的伸出舌头舔着小婶儿的臭灰丝脚心,然后又随手抬起小婶儿的另一只臭灰丝脚丫放到我的小JJ上,满足与快感又遍布全身。 小婶儿任由我用舌头和小JJ对她臭脚丫进行‘亵渎’,愣愣的看了一会,便泄气般的躺在了沙发上,一双俏目望着天花板,楞的出神儿,只感觉到侄子的舌头和小JJ在她脚底的运动似乎让她感觉有那么一点舒服。 过了一会,小婶儿问道:“阿文,跟婶儿说实话,你不觉得我今天的脚丫很臭吗?” 我闻言,停下了对小婶儿臭脚丫的舔弄,把臭灰丝脚从我脸上轻轻搬起,回答道:“婶儿啊,说实话啊,开始时候其实觉得真的有点臭,有点恶心,不过呢?我忽然一想到这是小婶儿你的臭脚丫,我就感觉不臭了,还很香,嘿嘿嘿。” 小婶儿听到我的话语,先是一愣,然后忽然间感觉心中郁闷似乎消散了,本来纠结的心情也不知道是被什么力量给解开了,用双臂支起上身,看着侄子阿文卖力的舔着她臭臭的灰丝袜脚丫,脚下不时的传来阵阵酥痒,心中不知道是为什么,竟然感觉到了丝丝愉悦,嘴角勾起了微笑。 小婶儿的心里活动我是不知道的,其实,我只是听到小婶说要治我的什么臭毛病,让我心里忐忑,怕小婶儿又要不给我弄了啊,于是我就想着卖力的讨好一下,舔舔小婶儿的臭脚丫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没想到我竟然会爱上她。 小婶儿心中释然,于是呼了口气对我说:“呼!阿文啊,别舔了,怪臭、怪脏的,多埋汰呀,婶儿去洗洗脚换双丝袜,回来给你弄好不好?” 我搬开踩在脸上的丝袜脚,说道:“不用了,婶儿,这双丝袜就挺好的,你上班一天很累了,我凑合一下就可以了,一会晚上我还给你洗脚哈,对了,婶儿,你能动动另一只脚吗?还有,我今天能射出来吗?”说完我又继续卖力的舔起小婶儿的臭灰丝脚丫。 小婶儿听了我的话,实在是对我又爱又恨,缓缓的揉动起踩着我小JJ另一只臭灰丝脚,柔声回答道:“不行的,阿文,你昨天射出来太多次了,很伤身体的,你现在还在发育,下礼拜再说吧,听婶儿的话好吗?” “唔!”被小婶儿的臭丝袜脚踩着脸,说不出话,只能闷声答应。 约莫过了2分钟,小婶儿在我快要射出来的时候停下了丝袜脚的运动,她见我又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要射精了,有些哭笑不得,但又有些担心,她心中希望这是侄子昨天刚被当婶儿的用脚破处,再加上之后又射了几次的缘故造成的吧,侄子还小,身体还在发育,以后应该会慢慢变好的。她觉得自己作为当婶儿的,有责任也有义务要好好的控制这个无良侄子的射精频率了。 一个美妙的夜晚就这样过去了。而后,每天小婶儿下班回家,我就会脱得只剩小裤衩往她脚丫上贴,而后小婶儿会意了,然后等我摆好姿势,她就会用带着轻微女人脚汗味道的丝袜脚把我的小裤衩扒掉,然后一脚踩在我脸上让我舔,一脚踩着我的小JJ进行揉搓,每当我要被小婶儿的丝袜脚丫踩射的时候,我就会举手示意,小婶儿就会停下揉着我小JJ的脚丫,然后把这只丝袜脚也踩在我脸上,允许我再舔一会儿。不过,让人遗憾的是,小婶儿只允许我每7天才能在她脚下射出来一次。慢慢的,我和小婶儿之间渐渐的形成了一种默契。 就这样,每日傍晚,或者是晚上,在这间100多平米的公寓里,我和小婶儿就会上演这一幕‘和谐’的‘恋足伦理剧’。直到3个月之后的一天。。。 12.都是肚子疼惹的祸 我和小婶儿‘幸福’的在一起生活了2个月了,我的小JJ尝遍了小婶儿各种丝袜脚的味道,并且我的小JJ也在小婶儿的丝袜美脚下茁壮的成长着。 这期间,让小婶儿感觉到欣慰的是,小婶儿对我的射精控制起到了效果,我在她脚下的射精时间终于从2分钟左右延长到了5分钟,为此,小婶儿当日便用丝袜脚丫连续把我揉射2次以示祝贺。 这期间,让我感绝倒欣慰的是,经过小婶儿的特批,我的小JJ在小婶儿脚下的射精次数终于从1周1次增加到了1周2次,为此,我还和小婶儿一起出去大餐了一顿以示庆祝。 和小婶儿生活的这2个月,都是甜蜜与性福,同时也造成了懵懂的我对女人脚丫的迷恋,直到有一天,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这一天是周六,我和小婶儿相约去大娘(爸爸的哥哥的老婆)家做客,我、小婶儿和姐姐(大娘的女儿)关系很不错,姐姐非常喜欢我,但是大娘却不怎么喜欢我,小婶儿告诉过我原因,是因为大娘她生了女儿呢,而我确是长孙,也是我们家唯一的孙子,而我的爷爷和奶奶都是重男轻女的的古板人物,所以他们对我非常喜爱,可是却对姐姐态度一般,进而对大娘也不待见,总是冷眼相对,这让大娘觉得很不公平,从而渐渐的就对我这个长孙形成了些许讨厌的情绪。 尽管大娘讨厌我,但是我其实并不讨厌她。不一会我和小婶儿就来到了大娘家,是大娘开的门,我也是好久没见过她了,于是我定睛看去。大娘应该有40岁了,约莫175的身高,虽然长相一般,但是是个称职的家庭主妇,不胖不瘦,可能是由于经常干家务的缘故,腿比较丰满,显得有力,她上身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女士T恤,而下身穿着一条女士紧身牛仔裤,紧绷的包裹着丰满的有些粗的腿,脚下穿着拖鞋,一双短款黑丝袜套在双脚上,丝袜尖部有些泛黄,咋一看去大娘的这双脚丫应该得有40码,比小婶儿的大了足足4码。 大娘热情的把我们迎进屋,端茶递水闲聊,午饭过后,小婶儿和姐姐表示,她们要去逛街,大概晚上回来吃饭,于是便起身告辞。大爷(爸爸的哥哥、大娘的丈夫)作为老大,经常在爷爷奶奶家伺候老人尽孝,所以也很少回来,这时屋里就剩下我和大娘了。 我无聊的喝着冰可乐上着网,大娘则在收拾屋子,谁知天有不测风云,突然间肚子咕噜噜的一叫,便开始疼了。我赶紧找大娘求药,吃完药后,便开始蹲厕所,但是悲剧的是,在厕所蹲了半天也没见放出半个屁来,于是我把我的情况跟大娘说了,大娘听后,给我分析说:“阿文啊,估计你是着凉了,肚子里有凉气,我去给你找个暖水袋吧。”说完边去翻箱倒柜。 我躺在床上瞎哼哼,不一会,大娘走进屋,却是空着手的,她来到床前,说道:“阿文,暖水袋找不到了,你肚子真的很疼吗?有什么感觉?” 我回答:“就会感觉肚子里有气乱窜,然后会咕噜噜的响,疼痛时有时无。” 大娘闻言点点头,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你这就是肚子里有凉气了,暖水袋也没找到,这样吧大娘给你揉揉吧。”说她完便开始用手缓缓的大力的揉动我的肚子,我感觉似乎有些作用,打了几个隔,好了很多。 谁知大娘用手揉了大概几分钟,便停下了手,柔声跟我说道:“阿文,这揉肚子得用力气才能赶出凉气,大娘用手给你揉累了,用脚给你揉揉行不?” 我一听到大娘的话就是一惊,这。。。虽然大娘40岁了,可是长得还是过得去的,虽然腿有些丰满,不过也不是多么不能令人接受,何况大娘脚上还穿着短的黑丝袜呢,大娘竟然主动提出来了,就让她踩踩肚子吧,试试跟小婶儿踩的感觉有什么区别,要是能踩我的小JJ就好了,可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大娘不喜欢我,估计不可能像小婶儿那样会给我用脚踩小JJ。 我点点头,说道:“恩,那谢谢大娘了,您上床踩吧。” 大娘见我答应,便脱了拖鞋,上了床,大娘走进我身边,顿时一股浓郁的脚臭扑鼻而来,我扭头一看,原来竟然是大娘的那双短黑丝袜脚发出的味道,这味道比小婶儿那成心穿了3天的臭灰丝袜脚的味道还要浓郁。 我忍着大娘的脚臭,看向大娘的黑丝袜脚,黑丝袜脚尖有些泛黄,估计是大娘有点懒,不经常清洗的缘故,脚趾比较粗大也比较长,脚趾甲上涂着黑色的指甲油,在黑丝袜下隐隐若现,整个脚型比较长也比较骨感,没什么肉,但是脚上的青筋却根根暴露,露着狰狞的面容,总之大娘在我面前展现的的黑丝袜脚丫就是给人一种女性的大脚的感觉,跟小婶儿那种纤纤玉足完全不同,感觉上是两个极端。 大娘抬起一只臭黑丝袜脚,缓缓的踩在我的肚子上,用力的揉了一下,顿时一股压迫感传入胃部,使得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咯。 大娘见我打嗝了,看着我一笑说道:“哈哈,阿文,怎么样大娘的脚管用吧,大娘再给你好好踩踩,一会凉气全赶出去,肚子就不疼了。”说完,便转了一下身体,面冲我的脸,黑丝右脚也从横着踩变成了竖着踩,一下一下的挤压着我的肚子,阵阵凉气被大娘用脚往上赶,最后从我嘴里吐出来。随着大娘的脚部用力的动作,以及她丝袜脚底的温热,我的肚子真的渐渐的就不疼了。以下为收费内容(by http://www.prretyfoot.com)肚子中一片清爽,我正要好好感谢一下大娘,忽然间我感觉到大娘的臭黑丝右脚往下踩了踩,脚掌踩着我的小腹前部,而脚跟则随着整只脚的前后揉动,一下一下触碰着我的小JJ,大娘的这一动作顿时让我欲望大起,希望大娘的臭黑丝脚还能继续往下移动吧。但是等了半天,还是踩在那里用力的前后揉动着,看样子大娘她知道再往下踩就会踩到我的小JJ了,所以她没有把脚再向下挪。怎么才能让大娘再不知情的情况下踩我的JJ呢?我冥思苦想。忽然间想出了一个猥琐的主意。 我对大娘说:“大娘,您等会再踩,我提下裤子。” 大娘闻言,停止了臭黑丝右脚的动作,然后悬空抬起脚,等待我提裤子后继续踩。 我见大娘竟然把臭黑丝右脚悬空着,似乎等待着什么,这种情景顿时让我犯贱的心理大起。于是我赶紧把手伸进裤子里,然后把微硬的小鸡鸡向上放成平躺在小腹上,然后扒开包皮,露出龟头。准备完毕,我对大娘说:“呵呵呵,大娘,我裤子整理好了,您继续帮我踩肚子吧。” 大娘放下臭黑丝右脚,不出我所料的还踩在那个位置,而此小JJ已经被我放平了,所以大娘的黑丝脚跟部正正的踩在了我的小JJ中前部,JJ上的一阵压迫感传来,问着空气重弥漫的大娘的脚臭味道,我的JJ瞬间可耻的硬了。 大娘继续用臭黑丝右用力的前后揉踩着我,我的小JJ就在她脚后跟的大力揉踩下越来越硬了。这种小JJ被踩的感觉完全不同于小婶儿踩我,小婶儿踩我的时候总是柔柔的、轻轻的、慢慢的,而此时大娘踩我JJ的感觉确实重重的、狠狠的,虽然是隔着裤子踩的,但是快感也是异常强烈。不一会,我的小JJ就在大娘的臭黑丝右脚下变得大大的,硬邦邦的了。 我闭着眼享受着,也忘了打嗝做掩饰了,而此时大娘也皱了皱眉,似乎感觉到了她自己脚下踩着的地方有些异常。 大娘居高临下的看了看我,问道:“大娘这样踩。。。不疼么?” “不疼啊!很舒服。”我由于被大娘臭黑丝脚踩的很过瘾,同时被她的脚臭熏的有点迷糊,所以对大娘突然的问话我也没多想,下意识回答道。 大娘听了我的回答,然后看了看我,发现我竟然闭着眼睛,似乎在享受的样子,于是她慢慢把右脚向下移动了一点,用力的前后揉踩着,仔细的感觉了一下自己脚下的异常,似乎是侄子的小JJ被她用脚踩的勃起了,恍然大悟,嘴角勾起一股邪恶的笑容。 13.大娘的粗暴踩踏 大娘脸上的表情我是完全不知情的,而她臭黑丝右脚对我的‘试探’我也没感觉出来。而就因为这两个‘漏洞’,让我承受了一次大娘暴风雨般的踩踏。 大娘用她的臭黑丝右脚踩着我小JJ部位的裤子前后用力揉动着,忽然间,她觉得应该耍弄一下自己脚下的侄子。于是便故意的放轻了右脚的力度,并且把臭脚丫向上移动,开始轻柔的踩我的肚子,然后看着我,似乎在等待。 此时的我,正闭眼享受大娘的这种大力踩踏呢,忽然觉得小JJ部位没了压迫感,我便睁开了眼,微微抬起头,看到大娘正盯着我,再看她踩我的臭黑丝右脚,竟然向上移动了,没有在踩我的小JJ,而是踩肚子了。这下我可郁闷了,还没爽够呢啊,大娘您怎么就不踩了啊。 于是,我跟厚着脸皮跟大娘说:“大娘,那个,您脚大点力气好吗?太轻了,我肚子里的凉气踩不出来。还有,您能不能往下踩点,那里还有点疼,好像有凉气。”说话的同时我双手抓住大娘的臭黑丝右脚,顿时入手就是一片丝滑,然后自欺欺人般的捉着大娘的黑丝袜脚丫慢慢往下移动,直到大娘的脚跟又踩到了我的gui头部位所在的裤子,然后我又闭上眼,等待大娘的大力踩踏。 大娘听着我有些可笑的话语,看着我抓着她右脚的动作,邪恶的笑容更盛了,于是便“恩!”了一声,然后对我说道:“阿文,大娘脚有点累了,咱换个姿势吧。” 我欣然同意。大娘见我同意,便开始指挥我摆姿势。 我依然躺在床上,而大娘却不是站着的了,而是坐在床边的宽窗台上,翘着二郎腿,臭黑丝脚一抖一抖的,惹人冲动。大娘看着我说:“阿文,你面对我躺着吧,双腿分开,大娘累了,坐着给你踩肚子吧。”随后,顺手拿起手边的一本杂志边看边说道:“你躺好了告诉我,我就开始给你揉肚子。” 我看着大娘竟然在看杂志,心想天助我也啊,于是摆好姿势跟大娘说道:“大娘,我躺好了,您帮我揉吧。”说完便用手去抓大娘的臭丝袜脚,准备把她放在我的小JJ部位。 让我没想到的是,还没等我抓到大娘的臭黑丝脚,大娘便抬起了右脚踩在我的裤子的裆部,由于大娘的脚比较大,所以,此时她的前脚掌覆盖了我的整个JJ,而脚跟却是踩在了我的小蛋蛋上,然后便开始用力的前后踩揉。 我此时很是惊讶和兴奋,没想到大娘在看杂志,眼睛没看着就竟然会踩得这么准,把我的小JJ连带小蛋蛋都一块都踩在黑丝脚下了。此情此景,让我异常欣喜,大娘看着杂志呢,肯定不知道她是在踩我的小JJ,这种女性长辈无意识踩踏的奇异感觉让我感到了别样的快感,于是我又闭上眼睛开始享受。 大娘用臭黑丝右脚开始用力的踩着我裆部前后揉动,忽然她移动了一下杂志,用余光看到我又在闭着眼睛享受,邪邪的一笑,然后继续看着杂志,右脚的力度更加大了。 约莫2分钟,阵阵禁忌般的快感袭来,我在大娘的这种大力踩踏下射了,精液在大娘臭黑丝右脚有力的踩揉下,一股一股的被挤出来,直到最后一股精液随着大娘脚丫的踩揉流出,我本来硬硬的的小JJ开始在大娘脚下慢慢变软。但是大娘没有停止脚部的运动,依然在用力的用臭黑丝右脚前后踩揉我射精后变得疲软的小JJ,酸麻的不适感随着大娘的用力踩揉一股一股的传入大脑,虽然难受,但是我却不想把小JJ从大娘脚下移开,因为这种被女性长辈用脚蹂躏的感觉让我着迷,欲罢不能。 大娘感觉到自己脚下忽然传来一股股温热,随后又感觉到脚下本来硬邦邦的事物开始变小、变软,她知道,侄子阿文被她踩射了,不过她脚下没有任何怜悯,依然重重的前后踩揉着侄子疲软的小JJ,只不过脚下更加用力了,看上已经去近乎于粗暴了。 我的裆部传来了大娘更加用力的踩踏,感觉我的小蛋蛋已经被大娘的臭黑丝脚跟压的成了椭圆形,而疲软的小JJ则在裤子里被大娘用臭黑丝脚掌粗暴的踩的滚来滚去,丝丝酸麻与疼痛同时从小JJ与小蛋蛋部位传来,可这种疼痛却在一种伦理禁忌的推波助澜下,变成了丝丝快感传入我的脑海。渐渐的我疲软的小JJ在大娘粗暴的踩揉下又可耻的硬了。 大娘看着杂志,忽然感觉到自己脚下的事物又从软变硬,便又加快了前后揉动的速度,但是力度不变。 而我,听到也感觉到了大娘脚下的速度加快了,‘刷刷刷’的声音不停的从臭黑丝脚与我的裤子摩擦中传出,而且这种声音是越来越快。我的身体随着大娘粗暴的上下踩揉动作运动着,一耸一耸的。 在大娘臭黑丝右脚的粗暴蹂躏下,还不到3分钟,阵阵被丝袜脚蹂躏的快感把我推到了顶峰,我的小JJ又被踩射了,又是一股股精液被大娘用脚一点点踩出来,此时的我浑身无力,只感觉到我的裤子似乎全湿了。 而此时,大娘竟然还没有停止脚下动作,而是继续粗暴的踩踏着我的裆部,速度和力度都没有减少。我被连续踩出来两次之后,有点受不了了,小JJ非常的疼,估计是被大娘踩伤了,刚想开口要大娘停下,但是当我睁开眼,看到大娘居高临下的坐在窗台上,一边看着杂志,一边翘着二郎腿,丰满的双腿叠在一起,把牛仔裤绷得紧紧的,从蓝色的牛塞裤腿露出了两只穿着短黑丝袜的大脚,其中一只黑丝袜脚粗暴的踩着我的裆部蹂躏着,而另一只黑丝袜脚则一翘一翘的在空中画着不规则的圆弧,散发着迷人的女人脚臭味道。看到这幅画面,我的大脑不知道怎么的就完全被欲望支配了,让我有种被大娘用臭黑丝脚粗暴的踩到精尽人亡的愿望。 我忍着疼痛,大娘依然在对我裆部进行着粗暴的踩揉,约莫过了5分钟,我的小JJ没有再次变硬勃起,不过却在大娘的臭黑丝脚踩揉下缓缓的吐出了精液,而我竟然没感觉到什么快感,所以我并不知道我射精了。 而正在对我进行疯狂踩踏的大娘确是感觉了出来,她感觉脚下的小东西自从第二次被她踩射之后就没有变硬,本来还在纳闷,但是过了很短的时间,一股温热从她脚底传来,她才知道侄子阿文又被她用丝袜脚踩射了,而且是在小JJ疲软的情况下被踩射的,想到这,她心理就涌现一种报复与虐待的快意,于是,她决定继续脚下的动作。 在承受大娘粗暴的踩了半小时之后,由于我第二次射精之后就没有快感了,所以我也不知道被踩射了多少次,我只感觉我裤子里被大娘踩出来的精液都已经快成一片小湖了,裤裆已经被殷湿了一大片。 大娘又踩了一会,她感觉到自己的黑丝袜脚底湿漉漉的,于是抬起脚,看到了我湿湿的裆部,她知道她的侄子阿文已经被她用臭丝袜脚踩出来很多次了,她第一次感觉到,原来用脚蹂躏侄子的小JJ的感觉是这么美妙,报复和虐待的心理得到了满足。 大娘踩了我半天,腿也感觉有些累了,于是便放下杂志,站起身,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看着软趴趴躺在床上的我说道:“阿文啊,你肚子不疼了吧?大娘我踩你踩的很累了,不能再给你踩了,我腰都不快折了呢,你休息一会啊,一会多喝点热水,我还有点活没干完呢。”说完,竟然还给我盖上了被子,然后走下床,脱下湿漉漉的臭黑丝,穿上拖鞋走了。 我无力的躺在那里,回忆着刚才被大娘无情踩射的感觉和画面,床上还弥漫着大娘的脚臭味道,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感觉非常好闻,跟小婶儿的脚臭一样的好闻,我摸了摸湿湿的裤裆,突然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从下体传来,这一下可把我吓坏了,无力感顿时消失。我赶忙脱下裤子和湿哒哒的内裤,只见小JJ上湿漉漉的,被大娘用脚蹂躏的有些变形,包皮外翻,gui头部位紫红紫红的,不过好在摸上去不疼。而小JJ侧面却是印着一大片紫青,疼痛就是从这里传来的,我轻轻的碰了碰,异常疼痛。我赶紧走下床来到厕所,小心翼翼的用清水清洗着备受大娘臭丝袜脚摧残的小JJ,回想着刚才的刺激感受,还有大娘最后的话语,看样子大娘真的不知道她踩的是我的小JJ啊!这种被女性长辈用脚无意识蹂躏的禁忌快感实在是过瘾了,忽然间,我似乎感觉受这点伤真算是值了,但是,傻傻的我没有想到大娘根本不是无意识踩我的。 14.被大娘的臭脚丫踩上瘾了 在厕所洗干净出来,此时我只是穿着小裤衩了,裤子被我用水清洗干净裆部后晾了起来,还好是刚入秋,天气还不凉,要不然我就冻坏了,虽然小裤衩上也是湿漉漉的,跟尿裤子一样,但是没办法啊,难道光着吗?这时,有一股尿意袭来,我赶紧走到坐便前准备撒尿,但是让我流泪的事情发生了,我尿尿的时候一阵一阵疼痛传来,让我不能舒爽的放水,只能咬着牙一点一点的挤出尿液。“不会这么悲剧吧,小JJ看上去只是外面受伤了啊,怎么现在我的小JJ被大娘那双臭黑丝脚踩的尿尿都疼了?难道里面也受伤了?外面受伤可以抹点药啥的,可里面怎么办?去看医生?那大娘、小婶儿甚至老妈不就会知道了么?这可怎么办啊。”我如是想着。但是转念一想到小JJ的伤是自己的大娘无意识踩踏造成的,心里不知怎么的竟然有一丝丝的兴奋。 刚出厕所,跟正在干活的大娘迎面撞了个对脸,我有点脸红。大娘停下手里的活,看了看了,瞄到了我穿着湿漉漉小裤衩的裆部,很有深意的一笑,装作关心的问道:“呀!阿文,你怎么就穿个小内裤啊,小内裤上还。。。尿裤子了?” 听到大娘的话,我脸更红了,支支吾吾的开始编:“呵呵呵,那个,大娘,我刚才撒尿的时候没瞄好,手一抖就给尿裤子上了。。。呵呵呵。” “尿啦!哈哈哈,你这孩子,都14岁了还发生这种事儿,要我怎么说你,好了,赶紧把小内裤脱下来,大娘给你洗洗。”大娘慈眉善目的说道。 “啊?脱了啊,那个。。。大娘啊,我裤子也湿了,厕所里晾着呢,这个小裤衩脱了里边就没有了。。。”我脸红着说道。 “你这孩子,谁说让你光着啦,等着。”大娘说完,转身进入卧室拿了一件干净的短裤给我,说道:“诺,赶紧换上,把你的小内裤和裤子给我,我给你洗洗,都是尿了,多脏啊。” 我听话的照做了,大娘两个手指捏着我的小内裤走进厕所扔进水盆,连带我晾着的运动裤也扔了进去开始清洗。我穿着干爽的短裤,看着大娘给我洗内裤的身影,175的身高,齐耳的短发比较干练,一双大长腿,虽然感觉有点肉肉的,但是在紧身牛仔裤的包裹下,显得异常丰满,牛仔裤角露出一双穿着女士拖鞋的短肉丝大脚,肤色适中,骨感且硕大,把肉丝撑的薄薄的,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涂着黑指甲油又粗又长的脚趾不是很整齐,但还是紧密的凑在一起,脚跟隐隐看上去有些老茧,脚面上的青筋暴露,诉说着一位家庭主妇生活的沧桑。看到此情此景,心里突然觉得大娘这人其实也很不错啊,虽然没有小婶儿那么漂亮,脚丫也没有小婶儿那么好看,但是整体却透着一股朴实无华的淳朴,而且大娘也似乎不是那么讨厌我,对我还不错嘛。对了,大娘怎么穿的是肉丝?那双臭臭的短黑丝袜呢? 大娘洗完我的小内裤和裤子,甩干后在阳台晾了起来,看着我坐在客厅看着她,于是便走到我身前对我说道:“阿文,你都14了吧,也不是小孩儿了,尿尿都能尿道裤子上,以后可得注意点啊,对了,肚子不疼了吧?” “啊?哦,呵呵,不疼了,不疼了。”我呵呵说道。 “哦,那就好,大娘踩的管用吧,以后肚子疼了就来找大娘,大娘用脚给你踩踩就好了!”大娘语重心长的说道。 “哦,谢谢大娘。”听到大娘的话,我心里就不由自主的一阵激动,心脏开始砰砰的跳。 大娘见我回答,摸了摸我的头,继续去干活了。 晚上小婶儿和姐姐回来了,我们娘四个共同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晚餐期间我‘尿裤子’的消息不胫而走,惹得小婶儿和姐姐一阵欢笑。 晚饭吃完,聊了会天,小婶儿便带我回家了,到了家,已经很晚了,小婶儿也没用她白嫩的脚丫给我‘按摩’,各自洗澡睡觉了。 躺在床上,感觉到小JJ上的青紫部位还是很疼,回想着下午大娘用散发着妇人独有脚臭的黑丝袜脚丫对我粗暴的踩踏,越想越刺激,越想越上瘾,总有种再次体验的欲望,而后又想到大娘后来说的话,我心里高兴了,看样子等小JJ的状况好了,必须装肚子疼再让大娘踩踩。想着想着,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时光匆匆,一周过去了。这期间,由于小JJ持续处于受伤状态,我怕小婶儿发现,所以没敢主动往小婶儿脚丫上贴了。而小婶儿见我竟然没有每天跟她犯贱,也乐得清闲,还以为我转性变正常了,心里还挺高兴的,其实,真实情况不是这样的。 镜头转到一周前的周一中午。快下课了,我坐在位子上发呆,经过1天多的修养,我的小JJ上的青紫变淡,没这么疼了,尿尿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疼痛了,可是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大娘,强烈的欲望驱使我再去找大娘踩我。由于大娘家里我的学校比较近,所以下课铃一响,我便匆匆的跑去大娘家。 5分钟的狂奔过后,门开了,果然只有大娘一个人在家,她看到突然出现的我有些发愣,于是我赶紧说明来意。 “大娘,那个,我。。。我在学校的时候感觉到有点肚子疼,所以。。。所以我中午就过来找您了,想让您帮我踩踩。。。您。。。您不是说我肚子疼的时候能来找您么!”我支支吾吾的说道。 大娘听到我的话,恍然大悟,立马浮现了微笑,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我说道:“哦!这样啊,那好吧,快进来。” 我迫不及待的躺在床上,双腿分开冲着床边的窗台,把小JJ在裤子里放平摆好位置,装着打嗝对大娘说道:“咯~~~大娘,您快来帮我踩吧,我躺好了。” 大娘答应了一声,脱下拖鞋走上了床。今天大娘穿的是一条黑色健美裤,有脚蹬的那种,大脚丫上穿的是一双肉色的短丝袜,丝袜被大娘的大脚撑的薄薄的,丝袜看上去比较干净,但是还是散发着阵阵妇女独有的脚臭,不过这种臭味比上次轻多了,可还是把我熏的晕晕呼呼的,感觉无比美妙。 大娘坐在窗台上,这次没有看杂志,也没有翘二郎腿,而是抬起肉丝右脚,盯着我的裆部就一脚踩了下去,前后搓动了一下,似乎是在感觉我小JJ的位置,搓动几下之后,便把肉丝脚的踩的位置往前移动了一点,微微抬起脚跟,正正的用前脚掌踩在了我的gui头部位,然后便加大脚上力气,开始粗暴的揉踩我变硬的小JJ。 一阵阵轻微的疼痛混杂着剧烈的快感随着大娘的臭肉丝脚的踩揉下传来,让我大为满足,浑身充血。不到2分钟,在这种被妇人粗暴的踩弄小JJ的快感和疼痛刺激下,我射了,精液不停的被大娘的肉丝大脚推出来,阴湿了裤子。 大娘尽管感觉脚下的一股股温热,知道侄子射了,但是踩弄却没有停下,而且下脚更用力了。结果又过了不到3分钟,我的精液再次被大娘粗暴的踩了出来。 大娘感觉右脚踩累了,便抬起右脚放在床上,然后换成左脚继续揉踩。在大娘抬起右脚换上左脚踩的,我突然感觉到我的小JJ部位从开始轻微的疼痛变成很疼了,心想坏了,这才被大娘踩了这么一会就又被踩伤了?不行,虽然很爽但是不能再让大娘继续踩了,继续踩下去的话,我的小JJ估计就要废了。 于是我赶忙双手抓住大娘的肉丝左脚说道:“大娘,您、、、您别。。。别踩了,我肚不疼了。” 大娘停下了左脚的动作,故意踩着我问道:“恩?不踩了?大娘才给你踩了多长时间,你肚就不疼了?”说完还用力的前后动了一下左脚。 大娘的左脚这一动,我小JJ又是一阵疼,这是还要继续踩我的节奏啊,这是要要我命啊。我赶忙说道:“不疼了,不疼了,真的,大娘,我现在得赶快去厕所,想拉屎。” 大娘听了我的话,觉得有些可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终于放开了踩着我小JJ的臭肉丝左脚,用脚尖点了点我的肚子,哭笑不得的说道:“好啦,去吧去吧,你这孩子,恶不恶心人啊,说的我好像把屎给你踩出来似得,真有你的。” 大娘抬起了脚,我重获自由,嘿嘿一笑,赶紧跑向厕所。到了厕所扒开裤子一看,湿漉漉的小JJ软趴趴的垂在那里,gui头上果然出现了青紫,和小JJ侧部的旧伤遥相呼应。。。我赶紧用清水小心把小JJ的洗干净,然后用纸巾把内裤和裤子擦干。 刚走出厕所,传来了大娘的声音:“阿文,还没吃饭吧,大娘正做饭呢,一会吃完了再去上学啊。” 我答应了一声,脸红红的捂着隐隐作痛的裤裆,坐在沙发上开始发呆。不一会,饭熟了,我们娘俩对坐着吃着饭,不知怎么的,有点不敢看大娘别有意味的眼神,于是麻利的吃完饭,跟大娘告辞,微微叉着双腿回学校了。 随后,基本上每隔一天,我中午就会犯贱的去找大娘,装作肚子疼被大娘用臭脚丫踩一次。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能是我爱上了这种被女性长辈用脚粗暴蹂躏小JJ的感觉,这和小婶儿那种温柔的踩弄差别很大,虽然大娘是隔着裤子踩的,但是大娘的这种踩踏比小婶儿的那种踩踏更刺激,更让人上瘾。而我可怜的小JJ,也在大娘粗暴的踩踏下,一次比一次受伤重,直到周末,又一件事情发生了。。。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sitemap